首页 王者滟情 下章
第30章 不,笫二次
 而迅疾低下的头颅,用大嘴含住她左边的坚的紫葡萄,尽情的起来,有过两番自情的徐静,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力量,并且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蛊惑自己。

 这样的伦的情,不正是你所期待情的极致吗?放下婶婶的身份,好好的享受一番吧!抬起头,苟常炮笑着盯了婶婶一眼,而紧咬的牙齿,不断的啃噬着徐静的紫葡萄,挑逗着她的情

 每一次受到恶魔的啃噬,微痛的刺感觉,就如电一样弥漫全身。徐静忍不住将螓首往后仰去,起丰硕的部,发出声声舒服的呻。刚一接触的僵硬身躯,终于变得柔软了起来,苟常炮心中悄声说道,成功了一半。

 一只手从巨峰上移走,翻山越岭,越过一个人的小池子,最后到达一处三角地带,停在那里,在幽谷处尽情的游玩起来,挑逗着徐静最感之处。

 “嘤咛”一声,侄儿糙大手的触及到了自己神秘的G点,徐静的娇躯不停颤抖着,嘴里发出放的娇喊,保持数年的贞洁身子一点也经不起魔鬼的挑逗,整个人似乎已经彻底的沦陷,完全陷入情的漩涡中。

 久久的空虚,老公曾经的叮嘱,侄儿的身份,就像三重魔咒,让徐静处于不伦情带来的享受中,忘情的叫着,媚目微闭的哀求道:“好炮哥儿,乖侄儿,婶婶想要…”

 首次在第二个男人、尤其是侄儿面前,喊出这样的话语,徐静脸都是嫣红之,亲吻抚摸早已不能足心中渴望“嗯!”苟常炮低声应了一句,听话的伏下身子,躬着健硕的虎躯,凌空伫立在徐静娇体上,居高临下的姿态注视着身下被望所俘虏的婶婶。见到白翻滚的脯,苟常炮感觉呼吸更加急促,恨不得立即出不伦之路的第一炮。

 可是,苟常炮却用无上的武者定力,将急剧下的身子生生遏止住,脸上浮现出笑“好婶婶,你现在想要什么啊?”

 从未做过强游戏的苟常炮,有些不解如何羞辱身下妇所残留的最后一丝尊严。睁开媚光四的眼眸,徐静伸手握住侄儿的神物大炮,拉向自己早已淋淋的,红翕合着。

 “坏蛋,你快来强婶婶吧!”伴随着她颤栗的声音,蛇样扭动的滑动身躯也倚靠在沿,热烈的合起苟常炮。当跨下的巨炮被强迫着遇上幽谷口的时候,苟常炮手掌拍打在丰的翘上“好你个徐静,原来喜欢被男人强啊!”迅速摇晃了几下股,将上足炮弹的神武巨炮在婶婶的口摩擦了几下,苟常炮让各自跨间狰狞的小侄儿,对小婶婶婶做了最亲密的接触,向对方打着招呼。激动的苟常炮,将下身狠狠一沉“噗哧”声中神武巨炮戳进神秘的水涵,在四溅的情中,无比顺利的将神物巨炮驱驾在徐静的柔软甬道中,堪堪进入了半个身位的炮杆,就已经直抵在美妇人那娇的花儿中心。

 “啊!”两人同时发出一阵急剧的呻,充足和愉悦。妇的宝地并没有因为荒芜而变得干涸,反而有如山洪爆发一样,水源源不断的向外挤出,从两人的结合处溢出体外。

 从来没有在如此多水的小中待过,这次突然找到如此丰沛的一个,苟常炮的神武大炮惊喜的在里面翻滚着,宛如在大海里游泳一样,自由自在的颤动着。数年的寂寞和空虚现在一下子都被填了,徐静的内心感到无比的充实,从花蕊深处传来的阵阵酥麻如海啸一样。

 铺天盖地的朝她扑来,让她好像站在海顶端一样,兴奋得大声叫,舒服得大声呻。刚一进入,就激动得感的婶婶引发了一次高,苟常炮看着徐静“你真是一个妇!我的婶婶!”

 如此媚的婶婶,让苟常炮充了征服感。“自己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妇吗?”徐静内心如此想着,思索着。

 可是只觉得情一高过一,整个娇躯有如风雨中的荷叶,疯狂的摇摆着。身下前两座巨大峰,伴随着烈的云雨,上下左右的剧烈晃动着,给驰骋着的苟常炮视觉无限刺,加上入耳的叫,心中增添了无穷勇气。

 于是,苟常炮把徐静的两条玉腿架到肩膀上,用手扶着她柔软的肢,开始猛冲猛撞,狠起来。

 进入婶婶的卧室,没有找到婶婶上的野男人,自己反而成为了婶婶的新男人,苟常炮内心中不伦情燃烧到了最旺,让美妇人卧室中响起了一首单调而又人的响曲。***

 美婶婶,将弹十足的柔娇躯倚靠着柔软的沿,接受着勇猛的苟常炮一次次的深入,享受着久违的情,让徐静犹如久旱逢甘霖,不停的摇晃着肥大的股向上动,热烈的回应着苟常炮带给自己的情。

 紧密的深切接触,苟常炮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或是九浅一深,或是三深一浅,不断变化着频率,对浑身红的婶婶着,而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着婶婶前巨颠簸的坚玉峰,享受着昨夜与老婆一起没有体会到的叠起高

 突然,徐静的身子变得紧绷起来,叫的声音也加剧了,丰硕翘动得更快。久经花丛的苟常炮,很清楚的感觉到婶婶的娇深处传来一股巨大的力,两侧的壁紧紧箍着自己的神武巨炮,又酥又麻,知道这个有意勾引自己的婶婶,现在快要到紧要关头了。

 “好侄儿,婶婶…婶婶又要了,我们…我们一起高吧!”徐静叫道。“嗯!我…我也要了,在”苟常炮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进我里面,我要!”徐静的叫道。徐静抛弃廉和羞辱之心的的话,具有超越轮回的惑力,苟常炮心中激动难以抑制,低吼一声,体内突然涌起一股涌向巨炮,炮杆突然一跳,从炮眼处出一股滚烫的火热,狠狠的击洒在徐静的娇深处。

 “啊!”徐静小计谋得逞,语不休的口中,发出最后一声的长,花丛心的力更强,把巨炮的所有元全都走了。

 这时,两人的第一次情才算平息下来。徐静的脸上布红晕,散发出人的光彩,没有任何遮掩的身子软软的倚靠着沿,漾的双眼,复杂的注视着给予自己久违高的苟常炮。

 而两人的下身,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紧紧的拥抱着,默默的感受着高后的余韵。宁静的气氛,可以听得见相互砰砰急跳的心脏之声。“我还要。”几分钟之后,徐静扬起螓首,在苟常炮耳边低声说道。

 “怎么,你个小妇,尝到滋味,食髓知味了吗?连侄儿休息一下是时间,都要一起强了吗?”

 苟常炮轻轻的笑道,下身却开始动作起来“你个坏蛋,婶婶的后背都磨破了,抱我上。”徐静轻轻的呻道。

 “嗯!”苟常炮点头应了一句,让徐静的双腿勾住苟常炮的,双手紧密环在徐静的背部,抱起徐静柔软体,在摆设豪华的妇人卧室中游走了起来。

 而紧密接触的地方,还是连着,并没有分开。“坏蛋侄儿,你真厉害!”得到不一样享受的徐静,用感的美亲吻一下苟常炮的大嘴,惑无限的娇声说道。

 而她骄傲的高贵玉颈终于低下,亲密的放在苟常炮的肩膀上。眼神觑见镶嵌在墙壁上叔叔结婚照,苟常炮内心复杂莫名,似乎有愧疚,可是更多的似乎是兴奋和刺“哈哈!”大笑着在房间中走动着,一边不停的耸动着股,一边将神武巨炮次次的深入,做着孔老夫子所发明的周游列国游戏。

 好一阵子,苟常炮终于将徐静放到上,然后伏了下去。很快的,二人赤的身体又开始纠、起伏、翻转,整个房间里充一种糜的气氛,并响起了的声音,一时渐浓,青光无限。

 苟常炮一次次撞击着美婶婶娇美的玉体,徐静的婉转呻又进一步刺着走出忌第一步的男人。

 同时,那种征服的望也在苟常炮的心里膨、蔓延着。尝试了很多种姿势,都能很完美的配合着,苟常炮跨下的巨炮。

 终于能和徐静的紧促甬道做到最完美的结合,即使是侧躺着,苟常炮从她背后进去的时候,神武巨炮都能紧紧的她的的久旷的空虚,随意的旋转,带给她最强烈的刺

 毕竟超越十六厘米长的巨炮,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而苟常炮的大和硬度更是无人能比。徐静娇处的力也应该是极其少见,如果不是碰到他的巨炮,应该很少有男人能在她里面得这么久。

 并且能够足她这般虎狼妇久旷的望。所以,徐静不但是一个极品妇,连在爱方面得天独厚的天赋,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尽管苟常炮和徐静才初次做,不,第二次,二人就已经达到完美配合的程度了。
上章 王者滟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