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93章
  早的桃花悄悄冒出枝头, 含羞绽放吐清香。

 今年的寒冬褪得很早, 天公作美, 3月已有了的暖意。

 处处是明媚的阳光。

 冉冉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 正坐在休息室里, 靠窗的地方片阳光,她取下纱质手套, 洁白的皓腕伸向那片金黄。

 “扣扣!”

 房门被敲响, 心急的卓远等不及房里人的回应, 已经大大咧咧开了门, 朝里探着。

 “冉冉,有急事!”

 闻言,冉冉收回了手, 回头望向房门,少女头上还罩着未盖下的头纱,看起来纯洁又无辜。

 卓远并没有走进房间,只是向外看了一眼,又转过头来说道“胡畅纶来了!”

 他这么一说,冉冉就明白了。

 她醒来的这段时间, 有许多人前来探望, 这里面,独独少了胡畅纶,后来卓远告诉她,人,其实来了很多次, 只是每次到门口,就被齐光毅挡了回去。

 对于胡畅纶当时的侵犯举止,他一直没有释怀。

 冉冉“别让他们见面,还有,把他叫过来。”

 卓远哎地应了声,“你哥现在正挡着人,我还是把他叫过来找你吧,这么大喜的日子,要是他一个冲动动起手来…”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他打了个冷战,匆匆把门阖上走了。

 冉冉站起身来,靠在窗边,目的绿草地看起来生机,那种自然活力的美丽,让人舒心惬意,渐渐抚平了她心底的紧张。

 齐光毅轻轻打开门,一眼便看见轻倚在窗边的倩影。

 少女穿着洁白无暇的婚纱,半侧着身沐浴在微熹中,一身透皙澈净的白肌肤,在这一刻,完全融进了金色阳光里,仿佛坠落人间的天使。

 他抿了抿,走上前去,女孩子不知想什么出了神,直到他走近,也没有发现。

 他伸出双臂,将人紧紧圈在怀里,冉冉终于回神,抬眸对着他一笑,眼睛里闪烁着无数星辰。

 他定定看着,深一口气,轻吻在她额间,“我的新娘。”

 冉冉感受到他话里的绻缱之意,微微红了脸,在他要低下头时,忙按住他,“不能亲,一会花了妆。”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幽深的眼神让她紧张得连脚指头都蜷了起来。

 她的眼睛垂下,盯住他白色西装领口不放,立刻转了话题,“今天是好日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嗯?我为什么要生气?”

 “就是…”她绕着他口的扣子,将其解开,又扣上,“就是畅纶的事,其实那天,他只是一开始神智不清,后面发现是我,他就放开我了,我听见他说要叫你过来,然后去开门,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所以…”

 话没说完,他的手掌已经盖在她嘴上,冉冉一顿,抬起眸子,眨巴着眼睛看他,一副懵然的模样。

 他脸上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我的新娘子谈论别的男人。”

 他的手从她上移开,来到她戴着玉坠的小巧耳垂上,“我不想听见除了我以后,任何一个男人的名字出现在你嘴里。”

 “更何况,我们两天没见,你竟然没有说想我,见了面又提别的男人,还说让我别生气,我看你是存心想让我生气。”

 冉冉眼睛眨了又眨,搁在他口的小手又将一颗扣子解开。

 婚礼前几天,她在这个世界的母亲终于回家了,一回方宅就搂着她不放。

 女儿多年未见,竟然出落得这般温柔可人,方母怎么看也看不够,把人牢牢霸着,得两人根本没法见面,只能通过视频解下相思。

 冉冉鼓了鼓颊,“人家哪里是这个意思。”

 只是他话里的意思…想了想又抬头看他一眼,“不是卓远叫你来的吗?”

 怀里的少女睁着一双秋水翦翦的瞳眸看着他,一张似樱桃可口的小嘴轻启,上有微润水漾晃着光泽。

 他喉间微微动着,忽然觉得很口渴。

 “关他什么事?我来找我的新娘子…”

 说完,他的手盖在那看似淡定实则无措翻纽扣的小手上,哑声道“现在还不能解,回家再解。”

 眼见冉冉红了脸,他轻笑着,执起小手,望着她睁大的眼睛,轻轻落下一吻。

 明明是极轻的碰触,她却觉得像被火烫到一样,想收回手又被人紧紧箍住。

 齐光毅缓缓勾,眼底漾着能让人融化的炙热。

 “我们出去吧,婚礼要开始了。”

 两人的婚礼,并没有舍近求远去别的地方大办,地址就选在京城。

 这一天,娱乐圈中无数明星偶像,皆盛装出席,明明是个婚礼,从现场看来,竟也不逊于颁奖典礼。

 除了娱乐圈中的艺人,齐家和方家皆是多年从商的显贵之家,人脉极广,于是那些在电视上看到的,商圈中赫赫有名的企业家知名人士,皆双双出席。

 通过直播,一个又一个的知名人士出现在屏幕上,引起网友们阵阵惊叹。

 《极限大作战》的导演今天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说实话,他现在真的佩服自己的远见。

 当初录最后一期节目时,节目第二天齐光毅找他商量,让他控制一下直播的内容。

 控制直播内容,这话说得含蓄,但听在他们这些人耳里,明白得不能再明白,意思就是不要拍太多关于他和冉冉的镜头,特别是合框的,有噱头的。

 他懂。

 这事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他犹豫了下,提出自己的要求如果两人能走到一起,希望能让他们再拍一辑节目。

 当时齐光毅挑了挑眉,应了。

 后来两人的关系公开,他还想着哪天再把两人请回来曝一次光,不想齐光毅的经纪人卓远直接联系上他,告知婚礼的场外直播可以交给他。

 虽然只是场外直播,只能拍外场的场景,内场举行婚礼的地方不能拍,但也够他兴奋的了。

 要知道这可是独家的特大新闻啊!

 导演仰天长笑三声,瞥到远处齐光毅携着冉冉走近,赶紧指挥着摄像师上前拍摄。

 …

 冉冉觉得有些心神恍惚,一整天高度紧崩的神经让她累坏了。

 虽然早知道婚礼的程繁复,但是真正一整套仪式下来,还是让她脚都快站不直了。

 举行了婚礼婚宴,换了婚纱换了裙褂又换了小礼服,从白天来到晚上,冉冉还是挡不住现场的热情,小喝了几杯酒,最后被扶进休息室。

 她进来没多久,齐光毅便匆匆进来了,将手在她额上试了试温度后,就将人拦抱起。

 婚车早已备好,他抱着人和送行的宾客道别,便扬长而去。

 冉冉虽然有些头晕,神智还是清醒,她还记得接下来应该是要坐飞机去渡月,回到家被齐光毅放下后,她便迷糊糊下了,走到大衣柜前打开衣柜,然后便发起了呆。

 齐光毅从卫生间拿了巾出来,便见到在大衣柜前发愣的女孩子,他莞尔地勾了勾,走到她身侧,将人拉了过来,温热的巾轻轻按在她额上。

 “怎么了?”

 冉冉下意识转头,“收衣服,”说完又咬着大拇指指甲,眼神有些茫然,“我的行李箱呢?”

 这是半醉半醒?

 “行李箱不在这,”齐光毅好笑地将人转正,帮她擦了脸,又擦了手,把人牵到卫生间门口,“自己洗澡,能行不?”

 冉冉本来还有几分迷糊,闻言望了他一眼,见他环着轻倚在卫生间门口,眼神幽暗,眼底深处仿佛燃着无名的火,她一下子打了个灵,几步小跑进卫生间,“行!”

 沾了水,人渐渐清醒了。

 冉冉原本想洗久一些,又想到要赶飞机的事,也不敢拖拉,匆匆洗漱一番就准备出浴室。

 只是,她刚进来得太急,都忘了拿衣服。

 她将大浴巾包在自己身上,小心地把门拉开一条,却见卧室这时,静悄悄地一个人都没有。

 他去哪了?

 冉冉有些疑惑,不过人不在,她可以先出来穿衣服了。

 小巧的足踏上柔和舒适的短地毯,打开大衣柜,目光在衣橱里的一排衣服上掠过。

 左边一排,是他的衣服,右边一排,是她的衣服。

 相比左边几乎都是深等冷系的衣服,右边就精彩多了,五颜六,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有。

 男人冷硬的性格,从他的衣品里一无遗。

 看着两边的衣服迥然,却又奇异地融合在一个衣柜里,冉冉微微一笑,正要伸手去拿睡裙,齐光毅的身子便从后贴了上来。

 “怎么这么快?”

 冉冉轻拍着口,“你刚刚去哪了?别吓人呀。”

 男人笑了下,膛传来的震动从后背传来,引起她身子一阵战栗。

 “我去隔壁洗澡,还以为我够快了,没想到你比我心急。”

 “什么心急?”冉冉侧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不是要去坐飞机?”

 “坐飞机?”

 “嗯,渡月啊。”

 “呵呵…”男人的闷笑声从身后传来,越来越大声,冉冉觉得莫名其妙,红着脸拍下他环在小腹上的手,“不许笑。”

 “抱歉,是我没说清楚,”齐光毅把人转过来面对面,就见他难得笑弯了眼,“我是说过婚礼后就去渡月,但不是立刻去的意思,你想想,我们刚举行完婚礼多累,怎么能不休息几天再走,对不?”

 冉冉张了张嘴,又缓缓闭上。

 婚礼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齐光毅在,这阵子她过得悠悠哉哉,事情都懒得理,看吧,闹出乌龙了吧。

 冉冉脸色泛红,她微微垂下眸子,见到自己裹在前的浴巾,还有对面男人祼着身子,仅在间围上浴巾…两人都没穿衣服呐,意识到这点,那绯红便以一种眼可见的速度向颈间漫去。

 她倏地转了身子,面向衣柜,手在衣服里拔着,“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立刻走呢,哈哈哈…”

 一阵温热的气息在她光祼的脖颈处,白的肌肤上立刻起了一阵皮疙瘩。

 男人一手圈上她的小蛮,一手握住她拿衣服的手,将那手拉回到小腹前放着,用左手将两手固住,立时伸手将衣柜的门关上。

 “当然,今晚可是我们的房花烛夜,宵一刻值千金,我怎么会去赶飞机…”

 男人低哑的声音响在她耳侧,震得她全身都不自在,头微微移开,人就被转过来,又一次面对面,不过这次,她被他紧紧按在衣柜门板上。

 他的眼神亮得吓人,黝黑的眸子仿佛野兽盯着美味的猎物,一瞬也不眨。

 冉冉望了一眼,便觉得被烫到了,立刻撇开视线,眼神慌乱在卧室里转着,试图找到能用以展开话题的物品。

 齐光毅越靠越近,瓣终于轻触在她之上,引起轻颤,随后,一个个轻吻,零碎地落在她脸上。

 呼吸不自觉加速,她觉得自己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双手抵在他光口,细致滑腻的肌肤让她喉间一紧。

 “灯开着呢…”

 “嗯,不管…”

 “我冷…”

 “呵,一会就不冷了…”

 明亮的光线照在两人身上,在地上拉出一个纠在一起的身影,齐光毅将人抱起,边吻边走向大,将人放在上,随之了上去。

 “不要,太亮了,我怕…”

 男人的呼吸有些沉重,他着少女的身子未动,手向头柜伸去,抓到遥控按下丢开,室内的明亮瞬去。

 突然陷入黑暗,冉冉有些茫然地睁着眼张望,转头便见到皎洁的月亮当空,银一般的月光穿过窗户,洒了半的银光。

 齐光毅吻在她眼睛上,不地低声轻喃“这眼睛,只能看我…”说着,深深吻了下去,手同时向下,将她身上罩着的浴巾除去。

 男人的手掌并不光滑,厚实之余带着些硬茧,滑过她肌肤时,惹了一阵颤抖,两人的呼吸都了,沉重的呼吸声在卧室里响起。

 声声暧昧,引人遐想。

 冉冉着气,眼睛半眯着,白的小手无意识在单上抓,一只大手顺着她白皙的手臂往下,准确抓住她的手,将她手掌一翻,手指入指,两只手便相握在一起。

 男人的身子下沉,一寸寸进。

 “疼…唔…”冉冉倒口气,刚发出个单音便被齐光毅密密吻住。

 “我爱你,冉冉…”男人边吻边诉说着爱意,手紧紧与她握在一起。

 两人呼吸胶着着,卧室里静了片刻,随后又响起了大半夜的动静,那片皎洁的月光缓缓斜倾,在这片铺,始终照在两人相牵的手上。

 早晨。

 一阵炙热的注视伴随着滚烫的吻,将她唤醒。

 微微睁开眼睛,人还有些瞪,便见到齐光毅侧抱着自己,眼神落在自己脸上,手在眼睛上勾勒着。

 她一动,顿觉全身酸软无力,特别是某个位置,又麻又痛,她伸手将那手拉下,嘴里含糊着,“让我睡会。”

 “…你睡。”

 话虽这么说,他人却靠了过来,细细地吻着,手上嘴上的动静没有消停,冉冉拉过被子挡在前,睁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好困,不要了。”

 齐光毅停下,了口气,并没有移开身子,而是换了个姿势,两手撑在她身侧,半在她身上,眼神认真地、细致地看着她。

 被人这么看着,冉冉想睡也睡不着了,她眼睛,眼里有水汽漫开,她迷糊地看着身上这人专注的神色,“怎么了?”

 齐光毅的视线再一次落在少女身上。

 这眼睛,这脸,还有那时手上的伤口…

 见他半晌没动静,冉冉忽然惴惴起来,将手搭在他额上,“你怎么了?”

 齐光毅把搁在他额上的小手拿下来,身子下,闭眼埋在她颈侧,心中弥漫着一种命运注定的甜蜜。

 “我做了个梦,梦见我15岁被绑架那时,有个小仙女来救我。”

 什么?这话让冉冉浑身一颤,睁大了眼睛看他。

 “那个小仙女很凶,一进来就把人撂倒,拿着玻璃片威胁要杀人,可是…”齐光毅缓缓抬起头来,眼底闪着碎光,双眼亮得不可思议。

 他轻抵在她额前说“可是她,当她走过来告诉我她来了时,我这心里,只觉得一阵喜悦,有人来救我…是你救的我…对不对?”

 明明是问句,他却说得笃定,缓勾着角,男人眼神绵地绕着她。

 “这些年,我总觉得那时的记忆不完整,似乎少了什么,厉叔一个警,为什么会突然跑到绑架地点去救我,这一点,他自己也说不清…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忘了什么,原来是把你忘了…”

 冉冉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喃喃道“你怎么会记得?你不可能会记得…”

 他抚着对方的脸颊,轻轻印下一吻,“现在我要问你?为什么我会忘记?”

 这,这让她怎么说?

 告诉他回去救他的机会是她拿命去换的?告诉他过去已发生的事不能干预,干预了留下的痕迹也会被抹杀?

 “我…”她的声音有些抖,“因为是过去,不能影响未来,所以会忘记。”

 她的意思他听懂了,一件事情的发展,如果从时间轴看来,过来与未来是绑在一起的,过来不能动,未来也不能动,一动,便全了。

 而她却偏偏回去了一脚,改变了些许,这看似小小的偏差,可会引起未来巨大的不同,为了消除影响,这些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记忆便会被消除。

 齐光毅轻笑了下,“是吗?我不这么认同。”

 冉冉怔怔看他。

 “我认同这个观点,但我过去的记忆确实包括你,就算忘记了你,改变的事情也不会改变,所以,”他轻含了下那微张的樱,继续说道“我的过去,是把你算进去了,你本来就应该在那个时间出现。”

 欸?

 冉冉抓住对方的肩膀,“可是我是去改变过去的。”

 “傻瓜,”齐光毅笑着点了下她的额头,“如果你是去改变过去,那现在也会被改变,可是你看我们有什么改变了?”

 冉冉脑子里轰地一声响,只觉得整个人晕乎乎的。

 她自认为自己跑回过去去改变历史,为的正是修正未来,但是如今齐光毅告诉她,在这里,这个未来并没有被改变,也就是说,也就是说…

 她捂着脸,一时有些难以消化。

 也就是说,如今这个未来是将她去掺和的过去算进去的。

 冉冉忍住心惊,想想还是将她和方冉冉的易告诉齐光毅,“那我的世界呢?我回去了过去一趟,难道还是救不了我父母?”

 齐光毅心一紧,眸子暗了下去,见女孩子一脸茫然,叹了口气,伸手探向她的际。

 他一碰,冉冉身子便是一震,手慢慢移向身后,不可思议地说道“我这个烙伤…”

 他想到了,她也想到了,可怜她之前根本没有把这些事联系到一起,这时一串起来,心里便难受得紧,“所以,我救不了我父母,是不是?”

 “不一定,”他将女孩子颊边的细发拔开,看着出一张明媚小脸的冉冉,把声音放到最轻,“你并没有回去,有没有改变你无从得知,你已经尽力了,有些事便尽人事听天意吧。”

 见冉冉沉默着,齐光毅忽地一口咬在她上,引起她一阵惊呼,“痛呀。”

 男人眼眸深沉,脸色不是很好看,“我得和你算算帐,如果不是我想起这事和你说,你还打算瞒我一辈子?你竟然和那疯女人做那种易?若不是项链最后送你回来,你已经…”

 已经怕是消失了。

 一想起这种可能,他心里涌起无限后怕,“不许走!不许走!听见没有!”

 冉冉心里原本的纷,望着他含着忧的眸子,慢慢地就沉淀下来。

 想着那些不确定的不知道的事情,又能怎样呢?她属于现在,应该做的,便是把握现在。

 还有…这眼前的人,是她用生命也想换之平安顺泰的。

 冉冉眼神一下子柔软起来,抬起两只洁白的柔荑,缓缓搭着他脖子上,红向前吻去,“嗯,我哪也不去,就留在你身边。”

 “记得你说过的话,不许走…唔…”

 “嗯…永远都不走。”

 两人的气息织在一起,分开的身影又渐渐重叠至一起。

 冉冉披在红被单上的发丝,像一匹上等的黑绸,在两人身下铺开,她颈间戴着的祖母绿项链,斜斜落在乌发之上,随着两人的晃动,不断闪折出璀璨的光芒。

 ——“我想和他在一起。”

 ——“我希望他记得我,哪怕全世界都忘了我,他能记得我。”

 心愿已经达成,宝石上闪过幽深的波光,再一闪,其上那道幽深光芒瞬间融化在光里,消融在两人周身。

 春日的阳光慢慢爬上铺,暖洋洋地落在两人再次相牵的手上。

 庭院里移植过来的果树,有几高高的枝杆探头到了房间窗户,被风一吹,吱吱呀呀地晃动起来,如同卧室里的大一般。

 冬天过去了,春天刚来临,他们幸福的小日子,就从这意的一里开始了。

 (正文完)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