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86章
  “冉冉!冉冉!”

 齐光毅甫打开卫生间的门, 就见到冉冉抱着浴巾坐在地上…

 瞳孔瞬缩, 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冲上前去把她抱了起来。

 她的身体, 很凉很凉, 还在微微颤抖,抱着浴巾紧紧闭着眼睛…他不敢耽误, 立刻回到卧室上, 扯过被子就把人包了起来。

 一边用手轻抚着脸颊, “怎么了?摔倒了吗?你说说话…”

 冉冉却头一低, 埋到他怀里,紧紧揪着他的衣服不放。

 她的身子很凉,脸却很烫, 这模样…情况太不对劲了,他当机立断将人包好,当即抱了起来,“我们去医院!”

 冉冉恍恍惚惚听见他在说话,那声音很近,又似乎很远, 响在她耳侧, 又萦绕在她心上,将她拉回现实。

 她一把将他抱住,发出蚊子似的细声,“不去,哪都不去…”

 谢天谢地, 她终于开声了,他抱着人站在房间中间,脸上一时迟疑不定,“先告诉我怎么回事?摔倒了?”

 冉冉白着脸抬头,见到了脸色不比她好多少的齐光毅,终于慢慢回神…她不是方冉冉,还是自己,不是更好吗?

 闭了闭眼,软软地埋在他口,有气无力地说“没有摔倒,我只是吓着了,我现在想睡觉。”

 “好好!那就睡!”

 他将人抱上,自己也躺下,心想卫生间有什么东西会吓到她…手一边轻拍她后背,嘴里哄着,“不怕,我在这里…”说着,又扯过一被子,将她盖得严严实实。

 冉冉被他包得像个粽子,身体被紧紧箍住,真是动弹不得。

 缓了一会,许是他的怀抱十分有安全感,她慢慢恢复平静,又见他眉间带着担忧,眼也不眨地望着她,不觉开口,“你做完事了?”

 她想转移话题,让他不要那么担心,结果齐光毅一听这话,更是一脸自责。

 他做事向来投入,等到事情做完送走卓远,才突然意识到冉冉说去洗澡,好像已经去了很久?

 他忙回到卧室,见到紧闭的浴室大门,他敲门叫她,却无人回应,心里便是一跳。

 立刻找出锁匙打开卫生间的门,一眼扫去,却差点没把自己吓坏——冉冉靠着墙坐在地上,身上盖着张半的浴巾,地砖上残存着水渍,浴室里氤氲的雾气已经散去,他能清楚看见她脸上恍惚的神色…

 “不要吓我了,有什么事叫我好吗?别再这样了,我真的会被你吓坏!”他在她脸上蹭着,只觉得心脏的位置阵阵空虚,为什么有时候,他会觉得冉冉离他好远,似乎就要消失了一样,他讨厌这种感觉,极度讨厌。

 “你不要走!”他突然翻了个身,将她在身下,吻着她的眉心。

 冉冉心中便是一颤,他竟然感觉到了?

 可是,她能怎么办?

 她比谁都害怕离开,她一直以为方冉冉的影响已经离去,平静的生活让她觉得日子会这样下去,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决定…从来不在自己身上。

 她害怕,害怕突然有一天醒来,发现他不在身边。

 手从被子里挣了出来,两只洁白的手臂环住了他,低声喃喃,“我不想走,让我留下…”

 这话是什么意思?齐光毅才刚抬头便被她拉低头颅,重重吻上他的…火苗点着了,慢慢燃起一室的暧昧。

 白皙纤细的小手,从他的颈后,慢慢地钻进他的衣服里,轻抚着他的背,齐光毅倏地身子一颤,捉住她的柔荑,艰难地抬起身子,“别动,我会忍不住的。”

 冉冉此刻,心中盈恐惧和不安,她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弱小,自己就像一方树叶一样无力随风摇摆,何去何从,根本不是她说了算…

 她不要离开这里,她不要离开他。

 她睁着一双潋潋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然后慢慢闭上双眼,吻了上去。

 她的吻像羽般轻盈,仿佛一个温柔的信号…齐光毅再也忍不住,直接将她的被子扯开,她本来就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衣服,这一打开,赤`的身子便在他面前呈现,那如玉如脂的纤细身子,全身都泛着粉,羞羞搭搭地展现在他在面前。

 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眼睛泛红,大掌贴上那细细的肢,随即慢慢上移,缓缓地、贴上那处柔软…冉冉双手紧攥着被子,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灵魂好像要飞出身体一般。

 她不敢睁开眼,身子也绷得紧紧,任齐光毅怎么安抚,都放松不下,她感觉到他滚烫的身子贴住了她,一颗心立刻飞到喉咙口,仿佛只要他再一个动作,她的心就要飞了出来。

 齐光毅现在的情况也很不妙,他把自己的衣服飞快除去,抱住这具他朝思暮想的身子,然而他轻吻着她的锁骨,手缓缓向下移动,在她身体游移,人却犹豫起来。

 他现在应该怎么做?他能感觉到身下的女孩子还没放松,可是他快忍不住了…女孩子都会痛一次,他是不是应该硬下心来直接下去?

 他急得额上汗珠不断渗出,这时他万分后悔没有再多了解一些男女间的事,他只知道应该怎么做,可是其中还有没有什么技巧,他竟然一点也想不起来。

 他现在完全是遵从男人的本能在行事,他急促地息着,正想狠下心来…再抬头便见到冉冉白着一张脸,紧紧咬着下…她竟然这么怕?

 “不做了,松开嘴…”

 她睁开眼睛,见到的便是头大汗的齐光毅,冉冉说不清自己的感觉,便伸出手抱住他,“可是你难受。”

 他暗深的眸子紧紧盯着她,想放开她身体却炙热难耐,他哑着嗓子说“我不忍了…”

 说完下身子,把她的腿并了起来,挨着就动作起来…一室都是男人沉重的息声,冉冉被晃得心摇旌,只觉得自己真如那暴风雨中的小船,摇摇坠。

 冉冉沉沉睡去了。

 齐光毅抱着她许久,终于平息心情后,拉过被子将她盖好,自己去卫生间巾回来为她清洁身体,单已经脏了,幸好大,他把人抱移了位置,想着先将就着睡,明天再换。

 冉冉睡着时,眉间依然紧皱,这模样让他放心不下,匆匆去卫生室淋了一遍身体回来,抱着她安然入睡。

 …

 卧室里厚重的窗帘被拉开,室的阳光,初秋的光很和煦,晒在人身上并不觉得热,反而带来一些暖意。

 现在这片阳光就晒在齐光毅的背上,但他却不觉得温暖,心头反而升起阵阵寒意。

 昨晚半夜,他被怀里女孩身体的热度给惊醒,冉冉闭着眼睛紧皱眉头,脸色通红,呼吸急促,他焦急把手放在她额上,毫不意外探到滚烫的温度。

 她发烧了。

 齐光毅速度起身,取出探热针一探温度——395,竟然快40度!

 他将退烧贴贴在她额上后,马上打电话给家庭医生,等医生到了,一探温度又升到398,已经很危险了,医生建议立刻打退烧针。

 打完针还要观察,就怕反复发烧,于是医生被留下,在一楼休息,他自己就在她身边守着。

 温度在慢慢降低的同时,她又出了一身汗,齐光毅立刻拿干巾抹干,帮她换上干净衣物,折腾了大半夜,冉冉终于不再梦呓,气息平缓下来。

 齐光毅几乎一夜未合眼,从天黑坐到天边白,又到头渐高,他牵着她的手,感觉到温度终于降低,提捏的心才放回原处。

 只是心里,难免愧疚,昨晚冉冉说她被吓到了,自己当时明明想问清楚的…但是后来…

 看着冉冉苍白的脸色,他的脸色沉沉,默默收紧握住她的手。

 …

 冉冉此刻,却仿佛行在云端,轻飘飘地没一丝重量,她懵懂地随云层浮沉,直到前方的云雾打开,一个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

 来人脸色苍白,梳着齐刘海,披着及的直长发,虽然长相和她相似,气质却迥回,一眼能看出两人不同。

 冉冉似乎早有预感,丝毫没有意外,静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看冉冉这么沉得住气,方冉冉原来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就生动起来,不知道她接下来的话会不会让她动容。

 她勾了勾,“我让你回去原来世界怎样?”

 冉冉呼吸一窒,心脏猛缩,一时捏紧拳头,“…我不想回去。”

 果然…

 方冉冉立刻冷笑出声,“我就知道,你不愿意把我的身份还给我,你这个冒牌货!”

 闻言,冉冉拳头更握得死紧,指甲直入掌心。

 “是谁把我扯进这个世界的?当初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过来,如今你利用我改变了剧情,就想把我赶走?”她顿了一顿,“门都没有!”

 方冉冉哑口无言,她咬着牙,看着这个长得和她一样,子却截然不同的少女,心里有些忐忑,但她不敢表现出来,反倒抬高下颌,神情轻蔑,“你想清楚,我可以送你回你原来的世界,可以不是这个时间点,你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你可以回到那个时间前…”

 冉冉瞪大了双眼,心神大震,她说什么?这话什么意思?是说能回到过去?

 一时间,父母惨死在车祸现场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如果…能回到过去…

 她抱着脑袋,眼睛睁得硕大,眼神却空,她是说真的吗?怎么可能…但是,她不是穿书了吗?穿书都有可能,回到过去为什么不可能…万一是真的,她能救父母…

 可是齐光毅怎么办?他怎么办?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