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84章
  卓远呵呵两声, 无语地把手机还给他, 默默地拿出自己手机, 一刷新, 果然炸出了无数评论。

 祝齐神快点追到冉妹!

 祝福!

 沙发!!齐光毅竟然认了!

 竟然是真瓜!泪目了, 这瓜真好吃!qaq

 我就是爱了怎么样?好an啊

 齐光毅你加油,我们帮你方冉冉

 大家一起上啊, 帮齐神追到冉冉方冉冉

 …

 这还没一分钟, 瞬间就炸出了n多评论, 不只是在他新发的微博下多了评论, 接下来,圈中的艺人都陆陆续续转发了微博,一副搬凳子前排看好戏的姿态。

 冉冉这时还不知道齐光毅做了什么, 她刚走进客厅就看见方承泽在吃

 把行李交给秀姨,她脸笑容地走向方承泽,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我回来了。”

 方承泽正玩得入神,甫抬头看到人还有些回不过神,待冉冉坐到沙发上, 他才惊讶地说“你怎么回来了?齐光毅不说你们要休假一段时间?”

 “玩几天就够了, 我说,哥哥看见我有没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呃,”他放下手机,挠了挠脸,“你们和好了?”

 “嗯。”

 “那哥哥祝你们长长久久啊, 你休息休息,我回房了。”说罢他就起身想走,冉冉眯了眯眼,几步上前抢过他手机,藏在身后说“方承泽你的戏太假了,别装,把齐光毅送我的东西还给我。”

 方承泽嘻嘻笑着,也不见不好意思,“你知道啦,哥也是想着帮你出出气嘛,咱得矜持,不能那么容易就原谅他…我都收起来了,别鼓着脸,没丢还是看你面子上呢,下次他来我还得给他点颜色好看。”

 这货不止拦截了齐光毅送她的东西,还动了她的手机,把齐光毅拉进短信黑名单,不然她只拉黑了电话,也不至于连短信都收不到,冉冉无语地瞥了方承泽一眼。

 就算她不计较,齐光毅肯定也会计较,他还想给他点颜色看看?

 …亲爱的妹妹只能在心里默默为你点蜡烛。

 冉冉回到了房间,便开始整理行李,等到闲下来看一眼手机,才发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有齐光毅的,有卓远的,还有小夏的。

 她给齐光毅拔了回去。

 “我刚在收东西,没留意手机。”

 手机里传来他低低的笑声,“我想邀你一同出席金枝奖,不知方小姐赏脸吗?”

 金枝奖?那是十月底的电视颁奖盛典,按理,她今年拍了几部戏,出席也没问题,问题是跟他一起出席?

 冉冉偏头想了想,还是没明白他的操作,“我们方便一起出席吗?”

 “方便,如果你能接受我的邀请,大家自然喜闻乐见。”他的声音轻缓,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人的心情不错。

 她却越听越糊涂,但他又不说清楚,只是笑着让她去看微博,冉冉只好应了切开软件打开微博。

 结果才登上,连续不断的提示音还有那999+提醒的消息让她差点以为手机坏了。

 为什么一堆人她?还有她之前发的几条微博,下面的评论是怎么回事?

 快点答应齐神!祝你们早生贵子!

 齐光毅对你是真好,看直播时感动得一塌糊涂,请慎重考虑下吧

 请你们立刻原地结婚!

 因为《极限》被冉冉圈粉了,你知道你们俩站在一起画面多美吗?

 支持冉冉,无论你选齐光毅还是元驹,我都支持你!

 相信齐神的眼光,冉冉肯定是个可爱的小姐姐

 小仙女冉妹,齐神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请照顾好他,拜托了

 …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画风清一都在支持他们两人?但这看起来又不像是祝福他们,倒像是…

 她立刻刷新页面,毫不意外看到热搜榜第31的热搜是齐光毅承认追求方冉冉。

 而各种话题更是源源不断冒出来。

 齐光毅认爱

 齐光毅为追爱参加节目

 揭方冉冉心路历程

 《极限》二人

 …

 还有许多关于两人的话题,这几个排在前十,一路绝尘,而她点来点去这会功夫,再刷新热搜榜,齐光毅的热搜已经上升到第27位。

 她看着齐光毅转发了方承泽的微博,有些哭笑不得地点开电话。

 “何必这样呢?你可以直接公开的。”

 “我也没说错,你哥觉得我还需要努力,那我便继续努力。”

 冉冉叹了声,兜了这么大的圈子,还不是为了护着她,她盘坐在上,半垂着眼睑,面上看起来没什么波动,事实上心情起伏不定——明明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让他一个人去了全部火力…她低低说着“我现在就回应,我们公开。”

 他轻笑起来,笑声朗朗,冉冉能想像到他此刻的表情肯定是舒缓着眉眼,嘴角轻勾,眼神闪闪发光,“我虽然很开心,但是真的不用,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就像你之前担心的,娱乐圈公开恋情的艺人很少能得到祝福,两人之间的差距是一个,还有二者有没有让人想站c的望,当然还有许多因素,但最重要一点,是网友们的喜爱,你的顾虑是你资历浅,如果贸贸然公开,不止自己受到抨击,还会拖累观众对我的观感,但是现在,因为我们上了同一个节目,效果看起来不错,大家都很支持我们,原来我强你弱,既然现在形势逆转,我们顺势而为就行。”

 “…”冉冉沉默了一会,“这些是你一早就算好的?”

 齐光毅“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原本只想着离你近一点,把未婚追回来,也没想着公开,其实我无所谓,我现在都半退出圈子了,主要是你,怕对你影响太大,但千算万算,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如今也算是歪打正着吧,给了我们一个缓冲期,再过些时候,我们就公开。”

 她鼻子,声音带着点鼻音,“好。”

 “怎么了?声音怎么变了?”

 冉冉摇摇头,蓦地意识到他看不见,立刻抹去眼角的泪花,了口气说话“没事,只是…你对我真好。”

 “这不应该的吗?”

 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只有愿不愿意为对方着想的心。

 她向后躺了下去,望着洁白的天花板静了一会,弯着说“明天我想吃烤鱼。”

 电话那头默了一息,随即温柔应了,“遵命。”

 …

 两人经历过一次冷战,如今误会解除,都分外珍惜彼此,在两人都有心的经营下,二人的感情与俱增。

 这段时间,冉冉接了一些综艺节目,最重要的是,在卓远的建议下,接了一部邀她当女一的都市青春剧,这是她第一部 独挑大梁的戏,卓远和她都很重视,拍摄地方就在本地,毕竟是都市题材,没有比京城更适合的地点了。

 冉冉履行了她的承诺,空暇时就跑到齐光毅家去,当然随着她的名声渐起,时常有狗仔和媒体蹲守着她,就为拍到她的行程,是以两人能见一面,也不是容易的事。

 日子便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炎炎的夏日热气渐去,秋风乍起,转眼来到了九月底。

 这几天她没有工作,前一天她便到了他家,就因为第二天,是他们约好一起去拜访他爷爷的日子。

 冉冉为了这天,提前和方父打听了齐家的情况,没想到方父知道的讯息也就那么多,想再具体,没有。

 她想起那时候的方父,脸上难得有些报赧之,“他父母走了应该有十来年了,咳,好像是意外?具体内情我没有打听,只知道当时突然就报了白事,其实那时候,我们两家早不来往了,我当时又和你妈闹得不太愉快,就没心思去问…”

 她也试过在网上搜索,可惜,应该是被人删了新闻封锁了消息,齐家除了现任掌权人齐翰海的近年消息,其他的,竟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查不到,这些种种,都让她心里蒙上了一层隐忧。

 齐光毅开着车,空看了她一眼,便在前方找了个位置停下,握住她的手安慰,“不用怕,我爷爷人很好的。”

 冉冉摇摇头,不知怎么跟他解释好,只好回握他的手,“我不怕,上次见过了,你爷爷很和蔼。”

 “那你为什么手这么凉?”他解开安全带侧过身来,用手探探她的额头,凉凉的触感令眉峰微微皱起,“昨晚起风了,你没盖好被子?肯定着凉了,要不今天不去了。”

 冉冉一把扯下他的手,没好气地把他推回座位,“我有那么弱吗?开车啦,我们早去早回,说好今晚回去煮大餐的。”

 她看着精神也还好,瞧着这路都走了一半,想到都已经和爷爷提前打了招呼,也不想让他失望。

 他便顺着坐好,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不舒服要和我说知道吗?”

 “知道了。”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目的地,这是一间位于郊区的楼盘别墅,环境清幽,空气清新,十分适合养老。

 齐光毅一早打了招呼今会来拜访,他们刚到门口,早在别墅大铁门边候着的帮佣工人,立刻替他们开了大门,车子开进车库,两人下了车,冉冉一手提着礼物,一手被齐光毅牵着,走过小路子铺路的庭院,就见到一个面容慈祥的老者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爷爷,我们来了。”齐光毅带着她走上前,冉冉跟着他,也喊了一声‘爷爷’。

 这一声‘爷爷’让齐翰海眉开眼笑,他立刻侧身,一边招呼着,“终于来了,快点进来,我们好好聊聊。”

 两人随着他进门,站在玄关换鞋时,冉冉抬头见到某人一直翘着嘴角看她,一看就知是为了她刚刚那声称呼,她莞尔,学着他平时捏她一样,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

 欸?这手感真好,难怪他平时老喜欢捏她。

 齐光毅也不恼,任她捏着,在她手离开时,低头亲在她手上,笑嘻嘻地说“这才公平。”

 冉冉鼓着颊,想再捏他一下,向前一步,眼角扫到前方有个身影,齐翰海正站在客厅入口处,一脸欣慰地看着他们,见她望过来,呵呵笑着,“不急,你们慢慢来。”

 太羞人了有没有?她立刻不敢再闹,忙把鞋子换好,再不看齐光毅一眼,走进室内把礼物亲手送给齐翰海。

 “来看我就行了,不用带这些…我一直很担心你们会不会处不来,如今看到你们感情融洽,我心满意足了。”

 冉冉有些放不开,齐光毅倒是肆无忌惮,当着爷爷的面,直接牵住了她的手,“放心吧爷爷,我们好着呢。”

 “好好,几时结婚啊?”

 “冉冉还小,再等等吧,反正不会太晚的。”

 冉冉“…”这是什么对话,她能当听不到吗?

 冉冉在齐翰海没注意的时候,手悄悄移在他上用力捏了一把,然后便以去厨房帮忙的说辞,火速离开现场。

 看着这落荒而逃的背影,他眼中的宠溺快要溢出来了。

 齐翰海老怀安慰地轻叹着,“我原想,你能接受一个女孩子我就足了,现在看到你这样,我这心,是真的放下了。”

 他静了会,嘴角微微勾着,声音轻柔,“冉冉是不同的。”

 “看得出,看得出…你去吧,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在这伸着脖子了。”

 齐光毅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是的爷爷,我陪你聊会。”

 齐翰海呵呵笑着,“聊什么聊,电话不能聊,我现在就想看我孙子和孙媳妇恩爱,一会我准能多吃一些,快去。”

 茶几上放着陶瓷花瓶,其间着几朵盛开的茶花,娇动人,花瓣上还有滴,应该是不久前才从庭院里剪下来的,齐翰海抚了抚那茶花,便撑着沙发起身,“我去院子里,一会你让冉冉来看看花吧。”

 说着向着落地窗走去,打开窗门走至庭院,透过明亮的窗户,房子里的人能清楚看见院子的漂亮茶花,齐翰海缓缓走近其中一株茶树,执起一旁的剪子,直背修剪枝叶,齐光毅默默看着,眼神柔和。

 冉冉正在餐桌上摆放着碗筷,冷不防被人抱了怀,她半回过头,动了动,那人却抱着不放。

 她哭笑不得地放下碗筷,心想这是在他爷爷家呀,这么随心好吗?

 “别抱了,还有人呢。”

 “可我想抱。”他的头靠在她肩上,一出声气息便吹到她耳上,引起她一阵皮疙瘩。

 “回家再抱啦。”

 回家再抱?回家…齐光毅闭着眼亲向她的耳朵,“你说的,不许忘了。”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