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81章
  齐光毅慢慢俯下, 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身下的人。

 女孩子脸上的神情由原来的笑嘻嘻慢慢收敛, 眼睛微微睁大看着他, 她紧张了。冉冉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她紧张时会有一些藏不住的小动作, 睁大眼睛就是其中之一。

 心里暗叹一声,却还是轻轻碰了下她的便离开了。

 冉冉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任他拉她起身, 齐光毅拥着她笑了笑, “给你看样东西。”说着把笔记本转过来, 屏幕上面是花店的出单记录,都是花的图片。

 “这是…”冉冉把笔记本抱起来,一张张地点开图片, 白色的香水百合、被天星拥簇着的郁金香、灿烂金黄的向葵…屏都是一束束鲜怒放的花朵。

 她立刻转头看他,他便微微一笑,“证明我的清白,这些都是我选的,还有,我给你看购物记录…”一只小手按住了他放在键盘上的手, 不让他动作。

 “我相信你, 不看这些。”

 他的下颌靠在她发顶上,“真可惜,这些花我挑了好久,我以为你会喜欢的,结果一眼都没看到。”

 她挨着他靠着, 忽然想到什么,有些迟疑地说“也不是一眼都没看到,我想起来了,我好像看过。”

 “嗯?”

 冉冉突然想起来,这一个月,方承泽的花招百出,她在家的时候总是看见他拿着一束花回家…

 “哥,你怎么天天拿花回家?”

 方承泽笑嘻嘻地坐在沙发上,手指拔着花蕊,心情看起来不错,“最近在追人,要送花。”

 冉冉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那你直接送去她家嘛,为什么带回来?”

 “这不是没送出去吗…”

 怎么没送出去,她没问,她当时猜可能是出师未捷,但想到方承泽竟然会追女孩子,也觉得有些难得,看样子似乎也用了心,于是她有空时也常常给他出主意,再然后,家里就见到了一些他说他买的小玩意…

 好啊,敢情那些全是她的,方承泽把齐光毅送给她的东西全截糊了?

 冉冉把所有事情都串到了一起,有些头疼地按着额头。

 听明白了的齐光毅嘴角一抿,心中冷笑几声,原来是方承泽在捣乱,他说怎么每次去到她家附近,一到门口他人必会出来和他聊几句,他原以为他是为了把他拦下来,现在看来,想瞒住他截糊的事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他的手臂渐渐收紧,“冉冉,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

 “好。”

 既然齐光毅把笔记本拿出来了,冉冉想了想,便在网址输入搜索网页地址,她很想知道网上现在是什么情况,对她是什么评论,那天在海岸边,齐光毅突然把她抱了就走,不知有没有被人拍到放到网上去,一想到她现在可能是负面`新闻天,便觉得揪心。

 结果回车键还没来得及按下呢,齐光毅便把笔记本拿走合上,直接收走,冉冉立刻拉住他,不地鼓了鼓脸颊,“给我看。”

 眼睛瞪得圆圆的,脸颊也气鼓鼓的,这表情,真可爱。

 他的眼神幽幽在她脸上绕,心里虽然很想对她千依百顺,但…他把手抬高,让她碰不到笔记本,“现在很晚了,不玩电脑。”说罢直接起身把笔记本放进抽屉里。

 冉冉瞪了他一会,抱着膝盖坐起来,“我的手机呢?我得打个电话回去报平安。”

 齐光毅却拿了一被子过来,直接在上铺开,听了这话连头也没抬,“我帮你通知了,你爸你哥还有卓远,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不用担心。”

 一阵沉默弥漫开来。

 齐光毅直接走过去把卧室的灯关了,这时仅留边有一盏光线柔和的小灯,但对于这个空旷的房间来说,这点灯光实在是太弱了,冉冉立刻紧张起来,“不要关灯。”

 他上,把她僵硬的身子拉近,“没有关。”

 “不是这盏,是大灯,你去开。”

 她推着他,他却纹丝不动,冉冉缩回手,咬着看他。

 齐光毅知道她的不安,把人抱在怀里一下又一下的拍着背,“不用开灯,有我在呢。”

 说着把人放平躺在上,冉冉僵着身子看着他,眼看他慢慢靠近,她垂下眸子,闷声说“你太霸道了。”什么事都没有问过她,都是他说了算。

 他便轻哼了声,算是应了。

 她知道他不容易,为了他她愿意做出改变,迁就他一些事,但她不想变成一只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齐大哥…”

 “冉冉,叫我名字好吗?”他撑起一只手,侧着身子看她,一只手执起了她一束长发。

 呃?

 名字?她不是想说这个的…但是,冉冉见他嘴角衔着浅笑,眼带期盼地看着她,心便软了。

 她抱着被子,在心里念了几次他的名字,临到说出口,嘴动了动,被他闪闪发亮的眼睛一看,又觉得分外别扭,最后她避着他的眼睛,用比蚊子还细的声音喊了一声“齐光毅。”

 他忍不住地笑了,亲亲她的脸颊,“这么难开口?而且冉冉竟然连名带姓地叫我,我很伤心哦。”

 冉冉咬咬牙,瞪了他一眼,豁出去一般说出来,“小齐、小光、小毅、阿齐、阿光、阿毅,满意了吧?!”

 他低低地笑着,身子又俯下两分,亲在她上,“满意,我喜欢你叫我单字。”

 他心情好了,冉冉却不觉得心情好,她睁眼望着暗暗的帐幕顶,只觉得心里一堆事着。

 “为什么要收走我的手机?”

 他安静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冉冉,我们从来没有好好在一起相处过,这次就当我们来渡假好吗?外面的事就不要理了。”

 怎么可能不理?她又不可能一辈子躲着不回去,再说,渡假也不是这么渡法,这是哪里?她住的这个房子长什么样?她通通不知道,她没有感觉到是渡假,反而觉得…是软

 她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很爱她,也知道他不会伤害她,从晚餐前他去冲冷水澡的举动就能看出,他比她想像中还要在乎她,所以宁愿自己难受,也不让她难受。

 但问题是,他并不是时时这样的,他的行为有时充矛盾。

 就比如两人亲热时,她愿意时顺从时他会停下知道适可而止,可是当她不愿意时越挣扎他却反而抱得更紧,这是什么性格?喜欢强迫人?还是说她反抗得越强烈他越兴奋?难道他有这些恶趣味?

 冉冉忽地想起,他承认过自己的脾气不好…

 齐光毅不知道冉冉已经把他渐渐往怪癖的方向想,他也在沉默,正思考着要怎么让她打消顾虑,冉冉就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开声了,“都听你的。”

 他便是一怔,再看去,冉冉躺在上,双手拉着被子盖到下颌,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

 脸上的神情蓦然柔和下来,他便在她身边躺下,从被子里捉住她的手握住,转头看见女孩子眨巴着大眼睛看他,他微勾着角,下颌蹭着她的脸,“这情景我想了好久。”

 他帮她把被子掖好,“睡吧,明早带你去玩。”

 冉冉任他牵着手,任他亲着,任他抱着,安静地窝在他怀里,心里再一次确定了刚刚的想法,这个男人,只能顺着,不能逆,得顺

 “晚安。”她闭上了眼。

 他在额上轻吻,“晚安。”

 …

 第二天一早,冉冉的生物钟又一次尽责地把她叫醒,她甫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上,四下张望,发现只有她一个人,齐光毅不知去哪了。

 她迷糊糊坐起身,正发着呆,浴室的门被打开了,男人际围着浴巾,健硕的身体上有些水汽,一见着上坐起的人,便直直走过来坐下,摸摸她的头,“怎么那么早起?再睡一会。”

 冉冉微微抬头,“你怎么一大早跑去洗澡?”

 说着,便掩着嘴打了个哈欠,齐光毅见她眼睛还是半睁着,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便把她抱倒,拉过被子盖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拍着她的手臂说“再睡会。”

 “喔。”冉冉乖乖把眼睛闭上,翻了个身,手还抓着他的手指,他看着,神情越发温柔,把她的被子拉开,人钻了进去,把她的身子贴到自己身上。

 一整个晚上,其实他都没怎么睡好,她一动他就醒了,说不清在担心什么,他每每醒来总要确定她在身边他才能安心。

 而心爱的女孩子睡在自己怀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这种滋味,真是堪比酷刑,但是相比她不在身边,他还是宁愿忍受一些。

 两人的关系才刚刚有所缓和,他告诉自己,还不到时候,这么久都忍过来了,再忍一段时间又怎样,总有一天,他要怀里的女孩身与心完完全全都属于他。

 …

 太阳开始爬高了,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这间暗沉的卧室,仿佛把空间提高了一个亮度。

 在一片明亮的光里,冉冉被齐光毅叫醒了,当然叫醒的方式是让人窒息的早安吻。

 他轻笑着捏着她的脸,又重重啄了一口,“起了,去换身衣服,带你去玩。”

 一听到要出去,冉冉也不困了,人立刻清醒,拿起衣服就往卫生间去,不久后出来,就见她换了一条飘逸的长裙,长发编成了长辫子垂在身侧,浑身都散发着朝气。

 齐光毅的视线在她身上停,半晌上前牵了她的手低头一吻,“很美。”

 冉冉笑着看他,他穿了一件v领深灰衫衣,下身穿着黑色的短,十分随意的穿着,但穿在他身上,却有种闲致雅逸的气质,她将手臂挂在他脖子上,学着他说话,“很帅。”

 两人对看一眼,忽地笑了。

 齐光毅牵着她走下楼,打开大门走出去,终于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了,冉冉来不及激动,立刻被眼前的景给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眼前是一条羊肠小道,斜斜地向前延伸出去,远处,是高高低低建在不同高度的彩房子,红的绿的蓝的,简直像童话世界一般奇妙,他们的右手边,是一望无际的晴空和大海,那透澈人心的天蓝和海蓝织在一起,美得不可思议。

 “好美啊!”她提着裙子向前跑了几步,站在高高的坡上向下张望。

 这是个海边小镇,他们住的这间小别墅,单独建在一个小山坡上,和小镇上的房子离得有段距离,但也因为高,能清楚地一眼望尽小镇的风光。

 齐光毅走到她身边,双手环住了她,脸在她颊上蹭着,“喜欢吗?”

 “喜欢!”她笑得眼睛都弯了,回过头来见他眼也不眨地看着自己,心中微动,缓缓抬起下颌,亲在他脸上,“好喜欢。”

 齐光毅正想着要把人翻过来亲一亲,脸上冷不防就被亲了一口,亲他的人随即就咯咯笑着要跑开。

 但他怎么会这么轻易让她逃了,长臂一伸便把人搂住,随即把她靠在臂弯上头即向下,准确地捕捉到她的,动作行云水一气呵成。

 他温柔地吻着,冉冉被他亲得迷糊糊之际,恍惚中起了个念头,他好像很会接吻,而且不只接吻,他亲她摸她时,也不见害羞…他以前有过女朋友吧?

 齐光毅离开她的,抬起她下巴,看着她忽然降下的情绪,心里十分疑惑,“怎么了?我疼你了?”说着,指腹在她下上摩娑着。

 嘴昨天被她咬破皮,这让他亲她时都不敢用力,原本粉的嘴被他亲过后,立刻变得通红,冉冉的嘴型很好看,小巧细致,瓣略丰,这张可爱的小嘴每每一笑,嘴角还会显出两个梨涡,更让她多了几分甜蜜。

 手指摸着,他的眼神便有些微暗,他发现他只要和她在一起,总是很容易心猿意马…

 “没有。”她拉下他的手,有些闷闷地转身向着小道走去。

 他比自己大了7岁,不是刚成年的男孩子,他是个成的男人,做事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手段,这种男人,怎么可能不吸引女人?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喜欢?恐怕交往过的还不止一个。

 而和他相比,她就是只雏鸟,什么都不懂。

 这些事情,不想还好,一想她便觉得心头像了石头般难受,刚刚看见美景的兴奋心情都不见了。

 齐光毅上前两步追上她,“不能一个人走知道吗?”说着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向坡下走去。

 这是个很美的地方,不止房子像童话一样五颜六,入目的一草一木都生机,充着野趣,岛民的民风很淳朴,他们一路走来,有拖着渔网兴致唱歌的渔民,也有追在他们身后对他们好奇的孩童。

 冉冉渐渐觉得心情转好,牵着他的手,望着他指着山坡上的风车,跟自己讲着典故的侧脸,她看着看着,便觉得有些痴了。

 齐光毅回头,看到的就是她目不转睛望着自己的模样,他好笑地帮她把鬓发拂开,问道“怎么了?”

 冉冉望着他,眼睛闪闪发光,“你怎么那么厉害,什么都懂。”

 他笑了一会,眼睛望着远处,声音很轻,“因为以前来过。”

 “…喔,来过呀。”她缓缓站直,看着远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光毅刚刚有些出神,回过神来便有些奇怪,“怎么了?”他怎么觉得她心情不太好。

 冉冉摇摇头,指着前方一个小孩子手里拿着的风车,“我想要风车。”

 “好。”

 两人在小镇上用了餐,消磨了一整天,最后冉冉抱了一堆战利品回去。

 晚上。

 的精致小玩意铺了卧室一地,冉冉拿着袋子在装着,一边嘴里喃喃自语,“这个给爸爸,这个给哥哥,这个给远哥…”

 齐光毅原本正在看邮件,听了一耳朵便回过身,向着她走来,“怎么没听到给我的?”

 冉冉径自坐在地上,头也不回,“你就不用了。”

 为什么他就不用?

 他靠在她身后,拿过她手上折好的小纸袋,“讲点道理好么?为什么我没有?”

 冉冉哼了一声,把东西抢回来,“就不给你。”

 这种口气…他直接把人抱到自己腿上,低头看她,“你在生气?”

 她生什么气?凡事先来后到,谁让她现在才认识他,只是一想到他这般温柔这么体贴,全是因为有别人珠玉在前,她心里就觉得堵得慌。

 半晌她讷讷地回话,“没有生气,真的没有。”

 这些事根本没有办法,说出来只是让两个人都心里添堵,还不如保持缄默。

 齐光毅能敏锐地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沉默了一会,他说“我们三天后回去。”

 回去?

 冉冉倏地睁大眼睛,抬头看他,“真的吗?”

 “嗯,但我有个条件。”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