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72章
  林冠宇一愣, 脑海闪过连串的‘卧槽’, 他这才刚出场好么?就这么死了?

 身后的手被放开, 元驹笑着走了出来, 拉开护腕, 出示身上的杀手图案。

 林冠宇怔了一会,才说“好啊, 你们合起来骗我?”

 冉冉做了鬼脸, “冠宇哥, 你已经死了, 不能说话了,快倒下,我们看看谁会来救你?”

 “你们…”林冠宇瞪着眼睛, 却不得不暗骂一声自己太过轻敌了,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到地上去,双手叉在前犹不服气地说“放心,他们看到我就不会上当了。”

 冉冉捂着嘴笑了会,和元驹朝门口退去,才说“我们的目的是想找出谁是医生啦。”

 “你们!”

 林冠宇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人一个躲在门口进来的吧台后面, 一个躲在沙发后, 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暗叹一声,心里只希望,其他队友给力点。

 哇噢66666666,秀啊

 冉冉把我也骗了!

 这两人好有默契呀, 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对呀,并肩作战什么的最有爱了!

 林冠宇是来搞笑的吗?刚出场就给对方献个人头

 好紧张他们遇上齐光毅的时候啊≥﹏≤

 期待修罗场,嘻嘻

 …

 一会后,船舱的后门有了动静,冉冉低着身子,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叭嗒、叭嗒…’

 每一下都像踩在她心头上,她不自觉握紧拳头,这个脚步声…居然是齐光毅来了。

 他会是医生吗?

 他停下了脚步,没有像刚刚进来的窦明琪和林冠宇一样,草草看到船内没人就搜查起来,他站在后门口,扫了一遍内部,林冠宇坐在地上一脸郁闷的身影太过显眼,他微勾着角,慢慢走了进来。

 他没有急着去翻看东西,而是缓缓走到中间,望着沙发。

 正躲在吧台处的冉冉透过隙看去,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他这般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根本不怕有蓝队的人埋伏在这里,看起来好像还知道这里有人埋伏…完全不怕被杀,是杀手或医生吧?

 但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闪过,又被她立刻否决,不对,照齐光毅的子,他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寻宝人,他也不会缩头缩脑的,一样是大大方方走出来…

 所以用行动来推他的角色身份,对他来说,根本不准。

 冉冉正纠结着,再抬眼却留意到,刚刚还站在客厅中间的齐光毅不见了,咦?他去哪了?

 心跳倏地加快,冉冉只觉得一阵突然而至的心慌,下意识抬起头,便见到不久前还站在客厅的男人正抱着手站在吧台外看着她。

 “啊!!”

 突然的一声尖叫,吓到了船舱里的三个男人。

 齐光毅立刻后退一步,同时听到身后一声轻喊“冉冉”元驹从沙发后跃了出来,林冠宇则是拍着口,嘴里念着‘吓死我了…’

 冉冉从吧台下的空间钻了出去,在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一下子跑出后门不见了。

 船舱里陡然安静起来。

 齐光毅垂着眼,就是猜到吧台下的人有可能是她,他才没有靠近没有出声,不想这样还是吓到她,不知有没有吓坏…他心情糟糟地转了身,就见元驹站在沙发外,一脸提防地看着他。

 冉冉速度跑出船舱,立刻绕过长廊,直朝着船头的甲板跑来,甲板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片的阳光,她一边气一边在甲板上坐下,抹了下额上的冷汗,又朝船尾看了一眼。

 真是吓shi人了,不声不吭地突然出现,心血少的都要被吓少两年命。

 但是…自己平时也没这么胆小啊,主要还是因为那人是齐光毅,一看到他自己就先心虚,她叹了一声,原本两人闹了不愉快就算了,双方都有责任,然而都说好了节目结束了再好好谈,又无端生出这么多是非。

 说实话,虽然是无心,但她还是心虚,这一对上人,不就吓到了郁闷,自己叫了一声估计他也吓到了吧…冉冉把这些事晃出脑海,算了算了,还在挑战中,先好好完成了挑战再说。

 她站了起来,在甲板上走来走去,刚上来时就注意到了,这里有四张躺椅,她走过去细细查看,并没有发现线索。

 游轮停在海上,不远处有工作人员乘坐的游艇留在四周,以防各种意外。

 现在是下午时间,太阳如一团火球斜挂在天上,天还是很热。

 她扶栏眺望,发现这里离第一天她和齐光毅来挑战的礁石区很近,不远处就是那块大礁石,她看了一会,正要离开,眼角扫过船身,忽然觉得船身侧边挂着的泳圈有些古怪。

 她下意识跃出身子,去望泳圈上明显人为写出的几个数字…0708…

 0708?

 什么意思?

 她刚看完,耳朵便听见一声细微的声响,她心一跳,身子立时腾地转过来。

 就见柳正平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一见她转身,略抬了下眉毛,“警觉不错嘛。”

 他什么时候到甲板上来的?她还记得,她探去看泳圈之前是望过船头一眼的,没人。

 才不过短短一会的时间,他就出现,且不发出声音想靠近自己…

 冉冉的大脑迅速转着,他是杀手?不然靠近自己做什么?而他敢靠近自己…应该是见过林冠宇?

 一想起林冠宇,立刻想到一层里对峙着的齐光毅和元驹,还有高高的驾驶座上的窗…那可是从里面能看到外面的,虽然她从外面看不见里面,冉冉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大意,她就完全没想起来这回事。

 定了定神,她轻轻笑着,“平哥找我有事吗?”

 柳正平也笑了,“还真有点事,”说着走了过来,看着冉冉稍稍往外走了两步,也不在意,径自向外探去,“刚刚看什么呢?”

 冉冉慢慢走到另一边长廊,趁着他身子跃出去那刻,脚下一动,立刻跑了起来,冉冉没敢回到一层,又不敢上去二层,二层的面积比一层略小,如果被人堵在上面就麻烦了,于是她毫不犹豫地走下船舱,往底下一层跑去。

 下了楼梯,她匆匆一扫,立刻对底下的格局有了了解,左手边应该是客房,右边略小的是厕所和浴室,中间的走廊通往的房间,是主人房。

 这时除了客房,其它房间门都关着,冉冉没做停顿,立刻就跑进客房里,客房内正在桌子前找东西的人显然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一见是她,立刻喊了起来,“又是你。”

 竟然是林冠宇?

 谁复活了他?刚刚他们几人最后结果怎样了?

 她心里无比想知道,面上却做出淡然的表情,也不怕他,就往边上的柜子走近,一边笑着发问“冠宇哥有没看到我们队长?”

 林冠宇哼了一声,想知道情况?他才不说呢,只是目光在她护腕的位置绕了绕,“我说冉冉,我们两个都没什么攻击力的,干脆来个暂时和平相处?”

 “可以的,只要冠宇哥不先出手。”她眯着眼睛说。

 林冠宇呵呵两声,没再看她,又在桌上找起线索来,冉冉见了,便在这间客房里细细打量,房间左侧是窗,就靠着窗摆放,尾有张桌子,林冠宇如今就在那里翻着东西,房间右侧有个衣柜,已经被人打开,一眼望去能看到里面挂着几件单衣还有带,再无其它。

 房间的装修很高档,地上铺着短地毡,头位置有复古的壁灯装饰,头柜上还放着花瓶的一束鲜花。

 她走走翻翻,连上的枕头都看过了,依然是一无所获,房间一边没有线索,那就只剩另一边了,冉冉转头看去,却陡然一惊,林冠宇人呢?

 明明刚刚还在桌子边翻东西的…她不知道想到什么,立时就跑出房间去,想爬上一层,结果刚出门口就听见‘蹬蹬蹬’的下楼声还有林冠宇的声音“快,就她一人。”

 不好,人来了!

 冉冉飞掠了一眼左边的另一条楼梯,立刻放弃了跑上一层的想法,这么跑上去,肯定会对上他们,她一个人,正面对上两人肯定没有胜算,于是速度掉头往走廊里跑,冲到主人房门口打开门,身子飞快地钻了进去,然后关门,反锁。

 呼!得救…冉冉才刚舒的半口气,立刻因为看到窗边的人又了回去。

 房间里有人!

 齐光毅为什么在这里?!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冉冉自己送入虎口

 冉妹已经送到,齐神不要客气

 啊啊啊,可惜齐光毅不是杀手,嘤,想看他大义灭亲

 冉冉吓得眼睛都瞪圆了,阔爱

 突然想到一个命题,如果齐光毅是杀手,会对冉冉下手吗?

 会的吧,这是挑战,要有挑战精神,齐神向来是最敬业的

 …

 冉冉身子靠在门上,见齐光毅就那么淡淡站着,也不过来,激动的情绪慢慢平复,脑子终于回到原来的位置。

 不对,刚刚林冠宇带的人应该才是杀手,不然他带人来堵她干什么?那么,齐光毅就不是杀手。

 意识到这个事实,她终于长长出了口气,只要不是杀手就行了。

 见状,齐光毅终于动了,他走到桌子边拿起了相机把玩着,“不怕我了?”

 冉冉被这话堵住,一时倒不知怎么回答,她朝房间里扫了几眼,见他还在看她,鼓了鼓脸颊,“怕什么,不怕。”

 他莞尔一笑,也没再问,转身把相机放下,又去看其他的东西。

 冉冉见他找着线索没再看她,渐渐也放下心来,认真地看着房间的东西,这间主人房比客人房还要大一倍,装饰同刚刚那间客房差不多,一样是地上铺着短地毡,墙壁上有装饰的复古壁灯,不同的是放在正中间,衣柜放在尾对着的位置,桌子放在和窗的中间,的左边,靠墙的位置,放着梳妆台。

 冉冉往梳妆台走去,把东西都拿起来看一遍,这里放着些瓶瓶罐罐,吸引她注意力的,是上面的一本台历,她拿起来翻了翻,里面没什么异样,唯独台历的封面,是一副夕阳图,手绘的风景画十分漂亮,上面还写着一句话她最爱那落

 她的瞳孔微缩,立刻意识到自己找到线索了,又扫了一眼,立刻不动声翻了几页台历,把东西放回去,然后拉开抽屉,找了起来。

 找完梳妆台,她的目光往那张大扫去,头除了两个大枕头,还有两只可爱的海豚布偶十分惹人注意,她想到早上导演拿给他们的‘海豚跃腾图’,随即上前去拿海豚,海豚制作得很可爱,但是她翻来翻去,也发现不到异常。

 这时齐光毅已经离开了桌子,在观察着墙壁上的灯饰,冉冉望了一眼,立刻被他手里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一张小小的卡片被他握在手里。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