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67章
  他是如此用力, 仿佛要把她进骨子里, 他亲着她, 身上那种低沉的压抑, 也传了过来。

 冉冉有些恍惚, 她感觉到他有力的手臂紧紧箍着自己的身,他的动作十分狂野, 可是…却没有疼她, 明明, 他看起来是这么生气, 可是施在上的力度,却极为控制。

 她的心一下子酸了起来。

 齐光毅这时,只觉得中郁着一腔难以舒缓的愤怒, 他要被怀里这个小女生给气死了,偏偏他,还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发他的不和伤心。

 冉冉,冉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他把自己一颗心颤颤地捧上前去,他忐忑地把心的爱意传给怀里的女孩子, 只是她, 能感受到吗?能不能不要拒绝他?

 冉冉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感觉到她的软化,齐光毅也随之放松了手劲,那霸道的吻,也渐渐变得绵, 许久,他放开她,就见她红着眼抿不语。

 他轻轻把她颊边的发丝别到耳后,亲了亲她的额头,“疼你了吗?”

 海风吹过,夜间的温度在慢慢降低,她原本有些凉意的身子,在他热度十足的怀抱里,也渐渐变得暖和,她抬眼看他,神情十分复杂,“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闻言齐光毅眼神便是一亮,“当然。”

 她咬了咬嘴,“等录完节目后,我有话问你,在此之前,你能不搞小动作吗?”

 他一听,便是一愣,随即嘴角慢慢勾了起来,“你说怎样就怎样,而且不用等录完节目,你现在就可以问我,冉冉…”他说着,一边去牵她受伤的右手,放在口位置,眼神温柔,“我们不要闹了好吗?我想你想得心都痛了。”

 冉冉定定地看着他,两人正在对望着,远处忽地传来声声叫唤。

 “冉冉!齐光毅!”这是胡畅纶的声音。

 冉冉立刻收回自己的手,低头说道“录完我们好好再谈。”然后向旁边走了两步,齐光毅望着远处不断晃动的手电筒光线,忽然眯了眯眼,低声轻道“冉冉,我们公开吧?”

 什么?冉冉惊讶地转头看他,见他脸上神色轻松,仿佛在说今晚吃什么菜一样,她的心突然就砰砰砰地加速跳动,眼瞅着一伙人靠近,她脑海里却了起来,最后只能说一句‘先不公开’就匆匆向窦明琪走去。

 她说先不公开,她没有否认他们的关系,齐光毅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嘴角轻勾着,慢慢跟上前去。

 窦明琪、胡畅纶、元驹和几个工作人员在一起,一见她都是松了口气,工作人员赶紧拿出通讯设备通知导演,窦明琪上前握住她的手,面担忧,“真的是吓坏我们了!还好没事,是齐光毅找回你的吗?你怎么走得这么远了?”

 冉冉握着她,回道没事,又解释了下自己一心想快点找到道具没注意身后的工作人员不见了。

 说到这个,胡畅纶便是来气,“是摄像师摔了,他还没及时通知导演,不然我们早找过来了。”

 天地良心,摄像师大哥摔了可是想第一时间叫回她的,无奈那时她已经走远,再加上海边风大把声音吹散,根本叫不回人,他想去通知导演时,齐光毅又来了,还把自己的跟拍摄像给撇下自己跑了,吓得两人赶紧通知导演,哪里没及时,已经很及时了。

 只不过,导演知道后并没有通知其他嘉宾,他们会知道这事还是因为元驹见导演不断派出工作人员意识到不对劲去问,对方才说的。

 不知道元驹怎么跟导演沟通,反正他们现在得以带着工作人员出来找,不用跟拍,全是因为他去和导演涉。

 元驹看着冉冉,原本心里松了的那口气,在见到她身后跟着的齐光毅时,又提了起来,他望着冉冉那通红的眼,拳头慢慢握紧,她又哭了…

 回去的路上,冉冉、窦明琪和胡畅纶走在前面,然后是工作人员,元驹越走越慢,最后和落在后面的齐光毅并在一起。

 元驹的身材很好,186的身高,常年练舞的运动量让他有一副极好的体型,他和齐光毅站在一起,两人从外形看,可谓是势均力敌。

 但是如今,他睨着旁边一脸从容的齐光毅,内心生出的火气越来越大。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齐光毅眼神一闪,“噢?”

 元驹深了口气,停下来看他,“你如果对她有好感,你可以追求她,你应该尊重她,而不是这样…”

 他也停下了步子,眼睛望着对方一脸认真的神色,嘴角缓缓勾着,“怎么样?”

 元驹抿了抿嘴,想起他们第一天刚来喀希里岛时,嘉宾们分组进行了第一个挑战,冉冉说她怕水,他说他水性好,所以让她和他上同一条船,然而,冉冉落水,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看到齐光毅跳进海里后,他什么也没想,把救生衣一,也随之跳进海里。

 只是,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齐光毅把冉冉揽在怀里亲…

 齐光毅成名极早,而那时他不过是个刚出道的新人,对于这位前辈的流言,自然也是听了一耳朵,为人十分清冷,不好相处,而且,疑似冷感。

 对于这些流言,他从不放在心上,身边没有女人或男人,只说明他洁身自好而已,这么一个戏好又敬业的艺人,他是尊敬的,也期待自己有一天站上巅峰,能和他同台较量。

 那一刻看到他抱着冉冉亲,虽然愣了一下,随即他便想到,应该是渡气给对方,也便释了怀。

 然而随着节目的进行,他发现了齐光毅对冉冉的特别不一样,他的目光,几乎都落在她身上,他看着她,带着一种势在必得,这种眼神,身为男人的他不可能不懂。

 随后,他见到了两人在烧火时,齐光毅借着角度的遮掩,毫不掩饰的小动作,冉冉一直躲着他,他却肆无忌惮,然后,是午休后冉冉通红的眼,他不知道是他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

 对于元驹来说,冉冉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之前一期大家虽然相处了短短的时间,但她的安静和坚韧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后来看了节目,他更是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容易,不像一般女孩子,和男人在一起会下意识把事情推给对方,她总是自己想办法完成,胡畅纶比她大,可是两人在一起,她却更像是姐姐。

 越是相处,他越发觉得冉冉身上有一种吸引力,让他移不开眼睛,他承认,他对她有好感,如果冉冉不反对,接下来他想追求她,但是,偏偏中间了个齐光毅,若是他明着来,公平竞争也无所谓,但他却偏偏搞这种小动作,这就让人不齿了,冉冉只是个刚出道的新人,想必对于齐光毅的连连动作,肯定是压力极大的,不然,她不会哭。

 他握了握拳头,眼神有些冷,“你这是…扰。”

 这话一出,齐光毅嘴角的弧度便慢慢收敛,全身肃冷,他冷冷地看他一眼,随即抬步就走。

 他竟然这么嚣张?元驹一时更为恼火,他追上来,“我警告你,不要再对冉冉来。”

 妈的!齐光毅真是气得快要呕血,他横了他一眼,控制着自己想一拳挥出去的冲动,咬着牙说了一句,“关你什么事!”然后大步而去。

 果然,元驹之前对他的挑衅,是因为对冉冉有意思,呵呵,真是好笑呀,还自以为正义地想要替他的女人讨公道?他还真是谢谢他!

 元驹沉着脸,看着他走远,默默握紧拳头。

 几个嘉宾接连从直播平台上消失,不知详情的观众们连连在网上发贴,一下子把《极限》推上热搜前三,就在大家都在刷着贴看大佬分析情况时,突然间又发现,嘉宾们又回到直播平台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嘉宾们都站到一起,他们为什么不开麦啊?听不到话啊啊啊!

 你们看大家都围着冉冉,诶诶诶?齐光毅和元驹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肯定是冉冉出了事,两大男神救美!

 我已脑补了一段狗血剧情…

 大家别急,导演好像要出来说话了!

 垃圾节目组!在线坑观众!还我嘉宾直播!

 …

 导演先是和嘉宾说了一会话,把大家都逗笑了之后,便示意直播继续,摄像组到位后,就见他做了个抹汗的动作,“我在这里,诚挚地和各位嘉宾和观众道歉,因为我们工作人员出了意外,才导致直播中断,好在大家都没事,虽然说节目出了意外,但我们是一档人化的节目,我们的工作人员摔倒是事出突然,恳请大家谅解,也不要把突发情况归责到谁头上。”

 柳正平先鼓起了掌,“意外谁都不想,大家都没事就行了,那位摄像师大哥怎样?摔得严重不?”

 冉冉这时也望向工作人员,见负责拍她的摄像师已经换了一个人,微蹙着眉说“伤得很重吗?抱歉我那时不知道。”

 导演摆摆手,指着一个方向,“他的有旧患,扭到了才一下子起不来,就让他好好休息吧,好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也该休息,节目组就不打扰你们了,不过我得给大伙提个醒,帐篷内没有安装摄像头,但营地里大部分地方是有安装摄像头的,嘉宾们都注意了。”

 既然导演都发话了,大家便都散去,虽然导演轻轻把话带过,也提了是工作人员出了意外,但观众们因为极度好奇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纷纷从支言片语里推理出整个事件。

 冉冉说她没注意,所以出意外的是她的工作人员!

 这位大哥智商250,一开始先暗下来的就是冉冉的分屏,用脚想也知道出意外的是她的工作人员

 我猜工作人员出了意外后,冉冉也出了意外?嘉宾们都去找她了?

 不,柳正平、高轩和林冠宇的直播还在继续,他们三个好像一直都不知道情况

 啧啧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事大家看不出来?先是冉冉,接着齐光毅挡住了镜头,他是最快去找冉冉的,由此可见,冉冉一定出了意外

 支持支持!元驹、胡畅纶和窦明琪的直播后来也停了,他们应该也是去找人了

 对,工作人员出意外不可能让嘉宾去找,能让嘉宾去找的肯定是嘉宾!

 方冉冉的人缘不错啊!大家竟然都去找她,都顾不上直播了…柠檬了

 …

 除了直播上的弹幕,微博上热搜相关话题都被带了起来,《极限》的量又一次爬上个小高峰,得许多同行在暗地里咬牙切齿妈的就会出这些花招惹话题。

 《极限》导演要是知道同行觉得他们戏多,肯定会喊一声冤枉,他精心设计的绝对能引起话题的挑战环节就这么因为工作人员出意外而产,他才心痛,幸好引起了点关注能安慰他受伤的心,他暗暗决定,明晚的节目一定要好好准备,决不能再让自己的一番心血被辜负。

 冉冉和窦明琪俩轮守着洗完澡后,便互道了晚安钻进帐篷里,齐光毅远远看着,也进了帐篷。

 冉冉躺在被窝里,一想到齐光毅这时就躺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便是任她翻来翻去,也睡不着。

 明明上一次,跟胡畅纶在野外宿营时,她很快就睡着了的。

 冉冉抱着被子,翻了一会还是觉得难以入睡,于是坐起身,把今天掉水后取下来的领带夹拿过来。

 泛着银光的羽复古款,看起来十分有质感,她的手指在上面的纹路细细摩挲着,就见她手腕上的锻带也泛着相似的光泽,看起来十分搭配。

 她把锻带取下,细细地在领带夹上,想着今晚和齐光毅说的话,默默又钻进被窝里,把夹子放在枕头下,终于觉得安心了不少,渐渐地进入梦乡。

 …

 “冉冉,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新家,有什么需要的,就和阿姨说,不用客气。”

 姓沈的阿姨把她带到一个小房间里,面上带着微笑,但冉冉能从她身上感觉到疏离,她微微低下头,说了声谢谢。

 沈阿姨站了一会,说了两句,见她只会说谢谢,渐渐觉得无趣,客气两句就走了。

 冉冉不在乎,把自己的小书包放下来后,拿出爸爸妈妈和她的合照放在桌子上看了一会,想想又进枕头下。

 寄人篱下的日子是这么难过,冉冉做好了心理准备,天天早起帮忙煮饭,一放学就回来做事,一开始,赵叔叔一家人都会客气几句,渐渐他们就习以为常,开始吆她去做事,冉冉没觉得多为难,本来就无亲无故,有点事做有点价值她还反而心安,只是,赵家两位哥哥看她的目光让她害怕。

 这一天,沈阿姨喊她帮忙晾衣服,冉冉放下写了一半的作业,立刻下楼跑到阳台,抱起衣篮子就开始做事。

 赵家的两位哥哥原本正在阳台看电影,一见她就吹口哨,冉冉垂下眸子不去理会,径自做完事回到房间,不想,这两兄弟却跟了上来,一个坐在她的位子上拿起作业本问她在做什么,一个随意坐到她上去。

 冉冉压抑着心里的恐惧,战战兢兢想绕开他们出房间,却不想被这两兄弟堵了路。

 “你好漂亮啊冉冉,在学校里有男朋友吗?”

 冉冉睁大了眼睛,看着赵家声走近自己,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嘻嘻,皮肤好滑,冉冉你别退,让我再摸摸好不?”说着,他便直接把她人往自己身上拉去。

 “不要这样,家声哥哥…”她吓得躲在墙边,这时赵家声的哥哥赵家乐走过来了,他拉住赵家声,嘻嘻笑说了句‘别这样,吓到冉冉怎么办’,就在她以为他要把他弟弟拉开时,他自己又走近,试图去拉她的手,被她躲开后,他勾起一边嘴角说“我喜欢你的,做我女朋友怎么样?”

 冉冉瞪着眼睛,讷讷说了声‘不’,随即就被赵家乐掐住了脸,他虎着脸说“你在我家吃在我家睡,如果在旧社会,就是我家的童养媳,你有什么权利说不?”

 说着他便靠过来,显然要亲上她的嘴,冉冉吓个半死,马上转身缩起身子,见她这样,两兄弟居然乐呵呵地笑起来,他们一边笑一边蹲下身,在她小臂上摸着,“这皮肤真好,我觉得比我们班的女孩子都要好了。”

 冉冉不知道自己那天怎么过来的,只知道他们摸了她一会,楼下的沈阿姨叫他们,他们才走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好一会,又跑到洗手间拼命洗手才缓回了劲,她抬头望着镜子里的女孩子,一双红通通的杏眼,小巧的巴掌脸,五官精致,她紧紧抿住的嘴角,弯出两个人的梨涡,一头过肩长发披在身后,看起来更显柔弱。

 她猛地把脸埋到水里,拼命地洗脸,有什么用?长了这样一张脸?以前爸爸会替她赶走那些追着她回家的男孩子,可是现在,爸爸不在了,没有人能帮她了…

 第二天放学,赵家兄弟在家等到吃饭,还没看到冉冉,问赵母怎么回事,赵母淡淡说冉冉申请了住宿不住他们家了,兄弟俩面面相觑,各自吃饭不语。

 冉冉去住校了,她才16岁,今年高二,其实功课并不紧,她向来学习又好,就算不住校不参加晚自习,老师也不会说她的,但她既然想住校,老师自然也没意见,只是冉冉万万没想到,她在学校里躲了几个月之后,赵家兄弟会跑到学校来找她。

 他们一看到冉冉被剪掉的长发,只到脖子的短发,都有些惊讶,赵家声更是直接喊出来“长发多好看,为什么要剪?”

 冉冉低着头不语,等着和两人拿了生活费就回教室,只是两人好像故意想耍着她玩一样,一个凑近她耳边说“回家住吧,住学校多无聊?”一个嘻皮笑脸地想拉她的手“冉冉我们好想你哦。”

 冉冉再也忍不住,把人一推,掉头就往回跑,只是没跑两步,就被赵家乐一把拦住,“你跑什么?生活费还没拿呢?”

 “我不要了!”

 赵家乐看着她,目光又上下移动,放肆地在她身上打量,冉冉堤防着他,却没注意到赵家声走到自己身后,忽然在她上摸了一把。

 “啊!”冉冉惊叫一声,立刻回身,结果身后的赵家乐突然上前,一把抱住她,手在她身上摸着,“好香,你擦了什么?”

 冉冉拼命挣扎着,不知为何竟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力气,让她挣了出来,她推开想拦住她的赵家声,直接冲到外面去,又一口气跑回宿舍,然后关紧房门,任同学们回来怎么敲也不开。

 几天后,她去报班学了跆拳道,她是里面最瘦弱的女生,半年后,却是里面唯一一个能和教练对打不输的女生。

 再次遇到赵家兄弟,当他们伸出手时,她把他们揍得抱头求饶。

 冉冉不再回赵家,让沈阿姨把生活费寄给她,而不知是不是听到些许风声,沈阿姨寄来的生活费越来越少,到她十八岁这天,更是直接断了她的经济来源,美曰其名她成年了。

 是的,她成年了,能找工作了,能养活自己了…冉冉没有自怜自艾,她跑去和老师申请助学贷款,每天天不亮就赶去附近的早餐店兼职,晚上又去超市打工,至于功课什么的,她只能半夜自己看书学习,这种日子,她足足过了大半年,然后那一天,有一个男人走过来问她,想不要当艺人…

 早上五点。

 冉冉睁开了眼睛,她愣愣地坐起来,一时有些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待她终于确定自己在帐篷里,自己如今在录节目,她庆幸之余不免又自嘲地勾起嘴角,果然人的习惯没能那么容易改变,她都习惯了每天早上要早起,不是兼职赶戏就是要练舞,哪怕哪天想睡得迟一些,生物钟也会把她叫醒。

 她把枕头下的领带夹拿出来,看了看握在手里,身子慢慢躺回被窝里。

 不,虽然有些事情曾经烙下痕迹,但总会翻过去,她相信自己,也得…学着相信别人。

 冉冉迷糊糊睡着了,等她再醒来时,已经听见帐篷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工作人员在做准备工作,有了上一期的经验,她并不急着出去,而是慢慢穿好了衣服,拉开帐篷拉链。

 甫一抬头,便见到柔和的阳光洒了她一身,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望着她,她定定看了一会,微微勾起角,走了出去。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