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60章
  《极限大作战》每一季艺人过来录制节目的期数一般是1012期, 然后每1期分2集播放, 这样除了大结局一般是1822集, 为什么不是2024集呢, 是因为大结局不采用录制方式, 而是采用直播方式。

 既然是直播方式,那肯定得等到之前录制的节目全部播放完了才会开始, 冉冉当时是5月底去录的节目, 第7期排到了7月播放, 而据卓远了解到的, 《极限》节目现在的常规录制已经全部完成,如今只等着每周播出剪辑好的节目。

 如果这一季只有10期,也就是说常规录制的是9期, 还有4周就播完了,随后节目组会紧接着安排艺人来参加大结局直播。

 而齐光毅说问节目组最后一期的挑战嘉宾决定好了没有?那就是说他是冲着节目而去,好端端的他去参加节目做什么,这还用得着问,肯定是冲着冉冉而去。

 最后一期的人员组成是常驻嘉宾+挑战嘉宾+人气嘉宾,挑战嘉宾和之前一样, 由节目组邀请, 而人气嘉宾则是由之前几期来参加过的挑战嘉宾选出,评选原则很简单,看那一期播放之后,网上对嘉宾的人气反应,而目前来说, 冉冉的呼声是最高的,极有可能会成为人气嘉宾。

 卓远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你现在才说,太晚了!节目组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选好人?!”

 齐光毅坐在沙发上,拿起本杂志翻开,“怎么不可能?《极限》每一季的最后一期都是重点,你看往季,请的是什么份量的艺人?我猜,他们肯定是洽谈了好几个,准备了几个方案,你放心去谈,大不了,片酬可以不要。”

 片酬不要?

 那你怕不是想立刻上新闻头条!

 卓远白了他一眼,拿出手机立刻找人联系。

 齐光毅靠在沙发上,望着在窗边打电话的卓远,转手就把杂志丢开,他控制不住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一看到对话前面的未发送成功红点,心情立刻跌到低谷。

 十几分钟后,卓远喜滋滋回来,在茶几上顺了个苹果咬了一大口,“这《极限》的节目组导演有意思的,一听你有意思,立刻吹他们的节目有多好,就差打个广告了,现在就等他们的人气嘉宾拍板,如果确实敲定了冉冉,我就立刻过去签,免得夜长梦多…”

 他说了好久,也不见齐光毅有回应,疑惑地看过去,就见那家伙捧着手机发呆了,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小夏发了信息给他,大意是冉冉买了某个小城市的飞机票,没要她陪,一大早自己一个人飞过去了。

 “k城?那不是西北的城市吗?她去那里做什么?”

 齐光毅握了握手机,点开了联系人,想拔打最终却怎么也按不下去…肯定又是忙音,她肯定不想听到自己的声音,“卓远,你打电话给她。”

 “诶?好吧,”卓远直接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点了拔打然后点开免提,一会后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阵吵杂的背景音,随后是冉冉的声音,“远哥?”

 卓远“冉冉,你现在在哪啊?”

 冉冉“小夏和你说了是吧?我过来k城了,玩几天再回去。”

 卓远看了一眼齐光毅紧皱的眉头,“你无端端去那边做什么?又一个人,多不安全,先回来吧,想旅游先做好功课,不要随便学网上说的什么做背包客,你可是艺人啊,这不适合你。”

 冉冉轻笑了下,“我不是来旅游的,我有点事,没事的,事情办完我就回去,你别担心。”

 话刚说完,就听到那边有人在喊她“姑娘你还走不走啊,大伙等你一个啊!”

 冉冉“走的,大叔你们等等我!诶远哥我不说了,我赶车,晚点联系啊。”

 卓远“等等,你现在在哪个位置,发个位置过来,还有一会到酒店也说一声!”

 也不知道冉冉有没有听到,电话很快被挂了,卓远刚想说什么,瞄了一眼齐光毅的手机,立刻被惊了一惊,他竟然在买飞机票?难道他要飞过去找她?

 “喂喂,你被她拉了黑名单,又不知道她在哪,你这飞过去也没用啊。”

 齐光毅冷静地应了一声,等买了飞机票才抬头,“所以我帮你也买了。”

 …

 冉冉这时候,戴着口罩和宽沿帽子,和好几人一起,挤在一辆小面的上。

 早上刚到k城时,一出机场就被这边的风沙给吹得了眼,在全国各项经济排名都在倒数的西北城市k城,这里人才失严重,一路走来,看到的几乎都中老年人和孩子,年轻人都外出了,这样一个城市,正是薛文茵的家。

 冉冉想了很久,原书里薛文茵对方家的怨恨,只有前文提了一笔,不知道最后有没有解释,但就算有,她也没有看到,而她在这里,想了解的最好办法,恐怕就是自己来找一找原因了。

 薛文茵如今也算小有名气,拍了几部戏,接的角色一个比一个好,听说最近一部担女二了,虽然网上一直对她有些评击,黑她的人也不少,正是所谓的黑红,虽然和原书里有些不同,但她依然出名了。

 所以在网上一找,也能找到一些爆料,比如她读的中学、她住过的房子,这些资料再加上她在学校时录入的基本资料,基本就可以找到正确的地址。

 她现在手上拿着的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地址,全都是薛文茵住过的旧址。

 薛文茵自小家贫,父亲强势,母亲软弱,根据她知道的一点原书剧情,只知道她妈妈是方父的前女友,后来两人分手,方父娶了方母,而薛母,就随便找个人嫁了。

 她走进一间极旧的筒子楼,楼下有排水不好的水坑,黑洼洼的一潭生活污水就挡在小楼前方,臭气轰天,熏得路过的人都绕路走。

 这里,除了极度贫穷无法搬走的住客,其他人全都搬走了,小楼里很安静,只有偶尔几户传来炒菜声。

 冉冉敲了几间,仅有一间房子里有人回应,门拉开,是一个面相刻薄的女人,她警惕地上下打量她,“找谁?”

 冉冉立刻拿出纸笔,又出一张大红的钱,“阿姨你好,我是记者,这楼里听说之前有个明星住过,想问下你知道吗?”

 女人一见钱眼睛就亮了,忙把门打开,冉冉一眼就见到光线暗沉的室内。

 “这个当然知道啦!姓薛的嘛,住这里楼上!”女人的话有重重的地方方言,但幸好,还能听懂。

 “能说说她家的情况吗?什么都可以,放心,我们是正规报社,不会随便写,这次只是过来收集点资料,这点钱你收下,算是付你的消息费。”

 女人立刻把钱收了,笑得眼睛看不见,“那个姓薛的小姑娘啊,从小就长得惹人,哟,就是漂亮的意思,才十来岁啊,就发育得特好,这点和她妈一样,其实她妈年轻也是难得的美人,不过啊,命不好,嫁了个没用鬼,她男人只会喝酒打人,一醉就打人,有次把她妈从楼上打到楼下,我们邻居都来帮忙拉,那个狠哟,我们拉都拉不住…不过也不能怪她男人,听说她妈啊,几年前勾了个男人,曾经带着小孩跑了,还是个有钱人,不过后来那男人不要她了,她活不下去,就带着小孩回来,结果被男人揍了个半死…”

 冉冉心里瞬间掀起万丈巨涛,她仍然记得,梦到方承泽和方冉冉小时候时,听到方父和方母的吵架内容,方母以为方父出轨吵架,方父最后承认因为觉得前女友生活得太惨,所以给了钱接济…

 全部都吻合,也就是说,这个前女友就是薛母,她和方父的联系不止是婚前,婚后在方冉冉七六岁时有过联系,那时间的薛母可能是为了逃离暴力的丈夫,也或者是想重回旧情人的怀抱,所以带上女儿,义无反顾地跑了?

 那薛文茵呢?那时候是不是已经见过方父了?

 冉冉无法想像,假如那时候真是抱着怀希望逃了,最后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回到这个家…

 “后来呢?她妈妈现在住哪里?”

 “这就不清楚啦,好多年前他们就搬走啦,不过女儿成了大明星,肯定是跟着去享福吧…”

 冉冉走出了筒子楼,看了看剩下的几个地址,伸手招了部出租车。

 …

 齐光毅坐在机场候机室里,旁若无人地刷着手机,来来往往有不少旅客都将目光放在他身上,然后小声议论,有些大胆的,还拿出手机偷拍。

 卓远把收到的信息递给他看,“现在倒是无所谓了?你以前出来可是把时间掐得准准的,绝不在人多的地方逗留,更别提这么好脾气给人拍照了。”

 齐光毅记下了冉冉发过来的位置,立刻搜索起信息查看着,“还在这个圈子,总得有点爆光率。”

 卓远默了,看着齐光毅认真地查信息的神情,表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齐光毅这人,一旦决定做一件事,那就是全力以赴奋战到底,说好听是执着,说不好听是偏执,他的个性又要强,这种过刚在大多数时候是极好的,不管是事业还是生活,都容易冲出一条路,但是这种子,遇到感情,遇到挫折,一旦折了,那受的伤也绝对比别人重。

 “你们到底什么问题?说一下?下次我替你在冉冉面前美言几句?”

 什么问题?

 齐光毅顿了顿,面上闪过一丝茫然,其实,他现在也有些摸不清什么问题,或许是他太在意,而她,又没有他想像中地在意…

 他的心有些涩,本来这段关系,就是两家人强拉到一起,或许一开始冉冉也是出于礼貌和他相处,自己本来不也是吗?答应了爷爷维持半年关系,如果合不来就解除婚姻,但是他没想到,第一眼见到她,人就被吸引了。

 “可能…我太急了。”

 太急?什么太急?卓远摸着头想了一会,随后斜了他一眼,拿手肘顶顶他,“喂,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齐光毅悠悠看了他一眼,没回答继续低头看手机,卓远说了声‘oh od’,摇摇头说“这个我还真懂,告诉你,女人都是气氛动物,有时候嘛,你得搞点小浪漫小氛围,其实也不是说为了什么目的,但是女孩子嘛,就是特别吃这一套,觉得你用心了。”

 浪漫?氛围?

 “是这个原因?”

 “不敢说百分百,但八`九十有了,你想想,为什么人家求婚时要搞得那么盛大那么唯美,某个程度来说,这也代表了心意呀。”

 齐光毅想了一会,觉得自己好像除了煮饭给她吃,买衣服给她,好像也没有过卓远说的浪漫,他忽然就想起,有时两人吃完饭后,他和她拉着手去小花园转转,那时候的她心情确实是比较好,是因为周围都是花?氛围比较好?

 “建议不错,年终奖给你加点分成。”

 “喂,当你兄弟呀,提钱就分生了。”

 “喔,是我不对,那不加了。”

 “…别啊,加啊,咳,我说兄弟能不能加多一点?”

 …

 冉冉原本以为,要去好几个地方打听消息,肯定得花上几天的时间,但没想到,半天就跑完了。

 这里面,有几个地址因为拆迁还有找不到当年的邻居,只能作废,有用的只有两个,分别是是薛文茵两三岁和十来岁住过的地方,两边的邻居反馈的情况,基本都差不多,可以想像,她后来情况应该和自己推测的差不多。

 薛文茵如果从小经受家庭暴力,眼睁睁看着父亲欺母亲,母亲原本有机会逃出,而给了这个机会的方父,又无情地收了回去,失去了方父支持的薛母,可能是用完钱?总之一个女人无奈带着孩子回来,她们最终回到了原来的家,想必这个过程,这个变化,肯定让小小年纪的她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她如今只疑惑一件事,按着方父的性格,就算要断关系,想必会给一笔钱,这笔钱不可能短期内用完,又是什么原因让她们呆不下去回来的?

 冉冉叹了一声,坐着车回到了机场,既然她已经把事情都查完了,那就回京城吧。

 订了机票,她给卓远打电话说明情况后,就在机场商店里逛了起来。

 这个时候,齐光毅和卓远两人刚下飞机不久,这电话来得很及时,两人又回到机场,按着冉冉给的位置,他们很快就找到人,只是卓远想上前去时,却被齐光毅猛地一拉,“不去。”

 “为什么?”

 他停了会,看着正在前方商店逛的身影,“她肯定不想看到我。”

 卓远“…”好吧,千辛万苦追过来了,结果不表明自己,还要跟踪?好吧,恋爱的世界他不懂。

 两人看着冉冉走进一间服饰店,拿起衣服一件件看着,她拿的好像还是男装,看款式尺寸,是几加大的款,很大件,放在她身上,长及大腿。

 她挑得很认真,对着镜子一件件在自己身上比着,还把几件衣服放在一起对比,卓远看着看着,转头看一眼齐光毅,果然见他脸上一直以来的沉不见了,眼睛都弯了起来。

 又不一定是买给你的…卓远想吐槽一句,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时候就别嘴他了。

 冉冉挑了几件衣服,除了他喜欢穿的深系,还有几件别的颜色,她足地看着自己的战利品,让店员包了起来,又走到一旁的配件区去,看着领带夹。

 店员在一边笑得甜美,“小姐,这些是不卖的,因为您的消费额度已经达到我们店送的金卡级别,如果你愿意在这里写下祝语或心愿,我们可以免费送您一个。”

 冉冉扬了扬眉,拿起了一个领带夹看着,这个领带夹是银色的复古羽款式,精致又漂亮,她一见就喜欢,想了想她拿了笔,在店员递过来的小卡片上写了字,最后结了帐,出了店。

 齐光毅看着她又走进了另一家商店,想想和卓远进了她刚刚离开的店,店员这时正在将冉冉写好的小卡片钉在卡片墙上,一见他们就笑着招呼。

 齐光毅“刚刚那女孩子,买了什么?”

 店员有些疑惑,“这个…”

 卓远笑着走上前,指着齐光毅说“她男朋友,她想给他惊喜,他也想买点什么给她,如果可以,请帮帮忙。”

 店员打量了他几眼,越看越觉得齐光毅眼,这男人和刚刚的女孩子都戴着口罩和帽子,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就出来的眼睛部位来看,肯定是男的帅女的俏,想到那女孩子拿的衣服的尺寸,还正正就是这个男人的size。

 她便说“买了几件衣服,看起来你穿应该很合身,我们还送了个领带夹,噢这里,她写了张祝语。”

 齐光毅立刻就走到卡片墙,一看,怔住了。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