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59章
  冉冉抱着腿坐在上看完了最新一集, 默默地把电脑关了。

 《青春时代》已经拍完, 原本按着计划, 明天应该回京城, 接下来会休息一段时间, 因为前阵子一直在剧组拍戏忙碌,她甚至早和方父沟通好, 接下来要去齐光毅家小住一段时间。

 她知道他喜欢两人呆在一起, 所以暗暗把事情都计划好, 就想着给他个惊喜, 但是谁知,两人现在闹成了这样。

 齐光毅家是别想去了,可是接下来这空档期怎么办?冉冉一想到自己每天窝在家无所事事, 忙着伤悲秋,就觉得可怕,想想还是找了卓远,让他早点安排工作给她。

 望了窗外暗沉的的天色一眼,冉冉在上躺了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去拿手机。

 联系人方式里, 有被她按掉无数次的齐光毅的电话记录, 最后因为烦,甚至还一度拉进黑名单;微信里,每天不时就会跳出未读信息,全是齐光毅发给她的,不过内容已经从一开始的道歉变成了和她聊家常。

 比如今晚, 他发的信息是“想起了拍《微光》时我们在酒店房间对戏,想你。”

 “你买的衣服我试了下,尺寸不太对,你什么时候来拿去换?”

 前面的还略正常,可是后面的是什么鬼!

 那天她拿着土特产和礼物去找他,里面有件男士衬衫,衣服其实是情侣装,只是她不太好意思直接告诉他,所以就混在礼物里送过去。

 冉冉又看了一遍信息,心里感叹男人啊,果然是和女人截然不同的生物,上一篇还没掀过去呢,就换了话题了。

 如果齐光毅知道他发的信息让冉冉觉得他太过狡猾,避重就轻的话,应该是会后悔去询问卓远。

 想他原是挖空心思编辑道歉文字,结果卓远瞧两人毫无进展的模样就说这些没用,以他的经验来看,只要越提道歉这事就是翻不过,正确做法是聊几句家常,让她知道你的生活里时时在想念她,女孩子就会勾起以前两人的甜美回忆,达到和好的目的。

 齐光毅将信将疑,想想也只是发多几条罢了,便听了建议编辑一些其它信息过去,于是画风慢慢改变。

 但是冉冉越想却觉得来气,这是什么口气?她帮他买衣服?还要包售后?两人现在是在闹翻了的阶段,到底他哪来的脸那么大?觉得自己一定会原谅他,用这种口气说话?

 所以一怒之下,便把他删了,关了灯盖上被子睡觉。

 另一边的齐光毅,直到临睡前,给冉冉发了条晚安信息,才发现对方把他删了,这个发现瞬间让他整个人陷入一种狂燥情绪。

 冉冉为什么这么做?她真的那么生气吗?怎么都不肯原谅自己?连和他好好谈一谈的机会都不给?难道…她不要自己了?

 不!

 他猛一摇头,把这想法晃走,她现在就是在气头上,等气消了自然就能和好…是这样吧?

 齐光毅倒了一大杯冰水,大口大口地喝完,只觉得心空虚得可怕,整个人完全无法冷静…

 第二天。

 王劲一早就过来齐宅,他匆匆下车进了屋子,在卓远的带领下来到一片狼籍的健身房。

 “他这是…想把房子拆了?”健身房的运动器具,能拆的东西,几乎都被拆开,四散地丢在地上。

 卓远脸色很沉重,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你看这情况严重不?幸好我昨晚没走,早上看到他一个晚上没睡,把东西全拆了,我真是吓死了,这副样子,简直、简直就像是…”

 王劲慢慢地从身上摸出香烟,捻了一放进嘴里,“唔,情况还不是很严重。”

 “这还不严重?”

 王劲蹲下身,拿出部分零件在手上掂了掂,“你看,他拆东西是有理性的,并非用暴力蛮拆,这说明他只是在做些事情转移注意力而已,而不是在暴力发。”

 卓远皱着眉头,心情糟糕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到折腾到现在才上楼睡觉的齐光毅,心里十分担心,“所以他不是…”

 王劲却站了起来,叉起了双手,“ell,很遗憾,百分之八`九十是病发了。”

 “那你还说不严重!”

 他闻言耸耸肩,“是不严重啊,毕竟他现在大了,有自制力,不比以前年纪小没法开解自己,你看,他知道自己情绪不对,所以立刻找了事情来转移分散,这证明他也是在努力下负面情绪,并没有任由负面情绪继续发酵,当然,他能下去固然好,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源头解决,所以到底是什么事刺到了?”

 卓远默了一会,叹了一声,“应该是和冉冉吵架了吧,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只知道冉冉哭得眼睛都肿了,他又是一副想找人却不敢找人的样子,就在家里折磨自己。”

 王劲打开房门,两人走了出去,随后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等他醒了我和他谈谈吧。”

 “这是最好了,我去准备今天的饭菜,今天你留下吧。”

 “嗯。”

 …

 楼上的齐光毅,这时却在梦里挣扎,他梦见长着一张女人脸的怪物紧紧追着他不放,当他冷静地想击退怪物时,蓦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

 个子矮了一些,人也瘦,手没有力量,更没有任何格斗技巧,他低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没回神。

 怪物趁机抓住了他,倏地张开血盆大口,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时,怪物却伸出了长长的滑滑的舌头,了他一脸,一阵无法言喻的恶心感铺天盖地而来,他剧烈挣扎着,瞬间醒了。

 他坐在上,抹着额上的汗,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一会。

 是梦,都是梦。

 幸好。

 既然醒了,他也不想再睡了,拉了件衣服就走出去,在客厅沙发上见到昏昏睡的王劲时,也没有意外,淡淡抬了下眼皮就走到餐厅吃东西。

 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今天负责煮饭的卓远正在厨房炒菜,见了齐光毅出来,便捧着一锅粥上桌“喏,你最喜欢的白粥。”

 他这时刚夹了两口菜,吃下已经觉得油腻反胃,闻言便盛了碗粥,默默地吃着。

 王劲看了他一会,自顾地夹了口放进嘴里,“一会来打一场?”

 他顿了顿,“嗯。”

 两人在房间里一关就是一个下午,卓远煮好了晚饭没等到人,自己吃完又闲闲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好一会,才见到两人先后走了出来。

 齐光毅身上出来的皮肤有些青紫,王劲也是,只是他看起来更严重,只见他活动着下颌,嘴里还一边喃喃着“当初真该拉你进警校,跑去做什么明星,这力量拿来抓贼多好。”

 他跟着他走到客厅坐下,看他饭也不吃,居然就看起电视来,后知后觉望了节目一眼,见里面播的是最新一期的《极限大作战》,立刻就了然。

 “这么想,就去找呗,搞那么多弯弯绕绕做什么,女人还不简单?把她亲得腿软不就能抱走了?”

 卓远正喝着啤酒,闻言一口出,“咳咳咳咳!阿齐你可别听他的馊主意,咳咳咳…对女人肯定要用怀柔政策!”

 王劲嗤了一声,“说得你多懂,听说你还单身?”

 卓远立刻瞪大眼睛,“单身狗怎么了?我单身但我有想法啊!呵,本人实战经验虽然不多,但说到理论绝对丰富,听我的没错!”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起来,齐光毅理都没理,径自将注意力放在最新一期的《极限》节目上。

 节目里这时来到第二天,冉冉和胡畅纶一口气发现了三个宝藏点,但是搞笑的是,这三个宝藏点的位置都十分离谱,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河上,一个竟然在地下。

 于是两人出着主意,你一句我一句相互帮忙着,试图拿到宝藏,虽然最后没拿到,但是两人之间十分和谐,这种自然合拍的感觉连坐在屏幕前的观众都能轻松感觉到。

 王劲看了一会,忽然就有点明白齐光毅的感觉了,这家伙肯定是没有安全感吧,这么想着,他便拿下咬了半天的香烟,端起碗面大口地吃了起来,所以说,做明星有什么好,长久分离这种关系,想持久,真的难。

 这时播到了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宝藏,冉冉十分机灵地发现了节目组话里的暗示,两人分头行事。

 爬绿草的坡地,远近是参天的巨树,冉冉在坡上小跑着,背后的马尾辫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看起来真是十分有朝气极为养眼,她忽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朝着胡畅纶挥手喊话,齐光毅没有开电脑,见不到弹幕,但是凭想像,也知道这时候网络上肯定是弹起一片弹幕,十有八九在赞冉冉。

 齐光毅看着镜头下娇俏的少女,眼神渐渐柔和,他喜欢她充活力的时候,喜欢她温柔却有力量的内心,他喜欢她的一切…等再过一段时间吧,如果她还是生气,不愿意来找他,那他就去找她好了。

 这一期的节目,各组的距离渐渐拉开。

 粉队的柳正平和元驹依旧一路开挂,两人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哪怕两个晚上没睡好,最后一天明显乏力了,但还是远远领先其它队伍,先一步来到最后一个挑战点山壁攀岩。

 紫队的高轩因为受伤,窦明琪十分担心他逞强,常常故意说累了走不动,两人慢地走着聊着天,只看镜头根本看不出来是来参加挑战,更像是来旅游,画面十分温馨,第三天时,窦明琪为了拿到宝藏,结果一脚踩空,摔到了泥潭里,原本三天没休息好压力已经很大,结果还把自己得一身脏兮兮,爬出泥潭后便坐在地上直接哭了,高轩手忙脚地安慰着…最后两人相互安慰打气,走到了最后一站。

 画面切到了红队的林冠宇和庄欣柔身上,却是全然不同的气氛,一开始林冠宇有心想活跃一下气氛,后来也被庄欣柔折腾得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找到个宝藏点,她抢着来挑战,然后失败了,失败就失败,林冠宇也没说什么,庄欣柔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就发起脾气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一度降到冰点…千辛万苦地走到最后一程了,看到竟然要攀岩,庄欣柔当场就想放弃,林冠宇不同意,两人爆发了一场争吵,随后庄欣柔哭哭啼啼地攀上山壁,没几步就不肯走了,开始大哭,最后工作人员没办法,只好直接领着他们到终点。

 蓝队的冉冉和胡畅纶,两人到了第三天,开始爆发出顽强的信念,明明两人看起来都已经累极,却还是相互打气加油坚持,一路追上,最后在最后一站攀岩追上了粉队,对上元驹意外的目光,冉冉没有示弱,她的执着反倒让粉队两人重新燃起战意,虽然他们还是没能反超,粉队先行登顶,但冉冉再一次展现了她的冷静思维,她发现了节目组设置的语言陷阱,先一步喊破,反倒成为第一个‘真正’到达终点的队伍,镜头定在冉冉和胡畅纶两人拍掌互击对望的一幕。

 看到这里,齐光毅没有再看了,拿起手机就走上楼梯,王劲嫌火不够大似的在后面喊着,“我在你这住两天啊,想打架随时找我!”

 卓远一脸惊恐,“他还没发够啊?”

 王劲怪笑着,“本来是够的,但如果天天看未婚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估计还有得打。”

 第二天,冉冉拉着行李停在酒店大堂,戏已经拍完,演员们今天会陆续离开,这时一楼已经聚集了许多人,都是在等退房手续办好离开的演员和工作人员。

 冉冉最近被炒得很热,再加上她在剧组时和大家相处得不错,许多人都过来和她打招呼,大家拍照留念还有互留联系方式,正在说说笑笑着,《青春时代》的导演也到楼下来了,他朝冉冉招招手,示意借一步说话。

 这部戏的导演姓陈,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胖大叔,人总是笑眯眯的看起来脾气很好,冉冉喜欢他的,一见他便笑,“陈导有什么关照吗?”

 不想平时总是笑呵呵的陈导,脸色却有些不好,他带着她走到角落,悄悄问她“冉冉啊,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冉冉“啊?”

 陈导见了,就知道肯定是小姑娘得罪了谁还不自知,他语重心长地说“我和剧组的一些工作人员,都收到消息,说要收集你的黑料…你别怕,我们都拒绝了,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喜欢演戏,也有天份,这条路说不定真能走得很远,今天告诉你这事,也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以后在外拍戏,自己小心点,不是所有人都对别人抱有善意,我们这部戏投资小,请的都是新人,利益冲突少,这人呐,一旦利益冲突大了,什么事都做得出,你懂我的意思吗?”

 这话的意思是,她在这部戏里,和其他演员没什么利益冲突,所以能很好相处,假如随着她名气的增长,她接到了好角色,那相当于挤掉了别人的机会,在一些大制作的剧组里,相互扎戏的事并不少见,更甚者,如果有人想暴她的黑料,那些对手分分钟就会自动把小料送上。

 她面上一肃,“多谢陈导!我懂的!”

 她知道随着她的曝光率越来越大,观众对她的好感越加,肯定会碍到别人的眼,而在这些人里面,恐怕最不想看到她的,就是薛文茵吧。

 冉冉坐在车里,看着窗外倒后的建筑物,心里在不断盘复方承泽那事,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事百分百是薛文茵出来的,原书里方承泽出事时,方冉冉已经和家里决裂,这事一出,更是断了她回方家的可能,随后开启最后一段的凄惨戏份,然后就领了便当。

 这其中,关于薛文茵的事情,并没有讲得很清楚,而今,剧情已经得不成样,又出现了一个原书里没有的胡畅纬,他顶替了齐光毅的作用,替她…诶?不对,不是这样的,冉冉眉心微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和齐光毅相处了那么久,虽然他人有些霸道不讲理,但整体来说不像是会为一个女人就对方承泽下这么重的手的人,这么残忍…与其说齐光毅会做这些事,不如说原书里,薛文茵利用了他一些权力,去办到这件事。

 对,这才合理,所以,在这个世界同样发生的方承泽事件,或许胡畅纬也没有手?是薛文茵做的?可是她见过胡畅纬,总觉得这人有点说不出的气,齐光毅不会做,不能保证他也不会啊。

 这可真啊!

 冉冉闭着眼想了一会,拿出手机打给方承泽“喂,哥,我想和你打听一个人,胡畅纬你知道吗…”

 反正不管是谁做的,薛文茵肯定是最大的源头,既然她巴上胡畅纬想借他的风来飞,那她,就先将她的翅膀给砍下来。

 齐宅。

 齐光毅从楼上下来,拿了一叠资料放在卓远面前,卓远好奇地翻了翻,便意外地扬了下眉,“这不是之前你让我整理出来的播放量前十的综艺节目资料?”

 “嗯,这些是我整理出来的最有价值的几个,你挑一挑,可以安排冉冉去,接下来你不要给冉冉接戏了,等过段时间她几部片一播,她能接到更好的片源。”

 卓远“你怎么知道冉冉找我说要拍戏呢?那小丫头,真的和你刚入行时好像,都像不知道累一样,整天拍戏。”

 齐光毅默了一会,缓缓又道“《极限大作战》一季有几期你知道吗?”

 “艺人录制一般10期到12期一季,怎么了?”

 “冉冉当时录的是第7期,现在应该快结束了。”

 “…所以?”

 齐光毅微微一笑,“帮我联系《极限》的节目组,问问他们最后一期的挑战嘉宾决定了没有。”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