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58章
  冉冉这时候, 却在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人的车里, 紧张地靠着车门, 眼睛望着窗外的街景, 准备着一个不对劲, 就跳车逃生。

 时间回溯到两个钟头前。

 冉冉在齐光毅离开房间后,就抱着膝盖哭了一会, 这时她心里既难过又伤心, 只觉得齐光毅根本不爱她, 不然为什么会为这种事和自己置气?更把自己随意撇下?

 混帐!

 说什么也不原谅他了!

 她愤愤地下了, 一边噎一边走下楼,齐光毅不知在哪里,整间屋子静悄悄地, 直到她打开门走出去,也没有看见他。

 冉冉伤心得不得了,一个人茫然地站在大门口,越想越悲伤,于是哭着打电话给方承泽,希望他来接自己。

 方承泽自然是被她吓了一跳, 一面痛骂齐光毅一面又安慰她, 说是很快就会到,让她等着。

 可是哭得头晕脑的冉冉显然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见她一边应着,一边又慢慢沿着小道走出去。

 这时已经快到凌晨十二点了,别墅小区外几乎无人在, 她慢慢停了哭声,低着头情绪低落地走着,竟然一路走出了小区,又走到大路上。

 也是幸亏现在是晚上,外面的人不多,不然就冉冉这副哭得眼睛红肿,又没戴帽子和口罩掩饰,别说被人拍到,被人看到都会立即是一条新闻。

 冉冉不知自己走了多久,只觉得腿酸得走不动,心想为什么方承泽还没到,站了一会,她突然猛地惊醒,天啊,她为什么跑出来?她和方承泽说的可是在齐光毅家门口等啊!

 糟了糟了,咦?她手机呢?刚刚不还拿在手里?

 冉冉丢了一个晚上的理智总算慢慢回笼,药丸!和齐光毅闹别扭就算了,如果又丢了手机就太倒霉了。

 冉冉认命地望着长长的蜿蜒的山道,心想原路回去看看好了。

 走了一会,一阵远光灯突然由远而近。

 冉冉站在路边,微侧着头,用手挡着眼睛,等着车子开走,谁知,车子来到她身边,却慢了下来,然后停下,慢慢降下了车窗。

 三更半夜,陌生的车子停在一个独行的女人身边,这是有什么企图?

 她警惕地望着车子,手掩住半边脸,准备着如果情况不对,立刻往路边小路跑。

 车窗终于降了下来,里面出了一张清俊的脸,男人眸若清泉,看起来温文尔雅、气质不凡,他对着冉冉微一挑眉,靠在后座上望着她红肿的眼睛,轻笑着“真巧。”

 这是、薛文茵的男人?

 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他?!冉冉眼眸微缩,稍稍一点头,立刻就抬腿向前走去。

 男人莞尔,随即发动车子向前,“和齐光毅吵架了?”

 闻言,冉冉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见状,男人又轻笑了声,说“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让他送?她可不敢。

 “谢谢,不用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

 冉冉“…”他嘴角轻勾,“胡畅纬,胡畅纶的哥哥。”这话说完,冉冉立即停下来吃惊地望着他,他弯着嘴角继续说道“上车吧,算是我谢谢你几次帮了阿纶。”

 他这么一说,细看,两人眉目间确实长得很像。

 两人都是属于比较精致的五官,眼眸细长有神,不同的是,胡畅纶身上有一股孩子气,让他的人看起来更为生动活泼,而胡畅纬,则显然更为沉稳内敛,表面看似斯文有礼,可是冉冉见过他另一面,对他这外相留有保留意见。

 虽然说,他表明自己的身份,让她稍稍放下了心防,可是因着薛文茵,她又实在没法信任他,但是这夜深人静的时分,自己一个人女孩子单独走在外面,也实在太危险。

 胡畅纬不急,他的手指轻轻点着方向盘,也不催她,静静地等着她做出决定。

 “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冉冉最终还是决定先坐车离开这里再说,不然一会只剩自己一人在这里,真遇到歹徒真是叫天天不应了。

 所以她如今,虽然坐进了车子,却一点也不敢松懈地望着街道,警惕着他开的方向。

 胡畅纬倒也很识趣,除了之前叫她上车的几句话,人上了车后,他便一句话不说,只是默默地开车,仿佛真的在尽一个司机的责任,见状,她也渐渐放松下来。

 她不知道,这时的齐宅里,齐光毅快要疯了。

 他匆匆套上衣服,拿了车钥匙,来到大门外,见到下了车站在车旁边的方承泽,两人一对望,都是一脸火气。

 “你是不是欺负她了?不然她怎么会跑出去?”

 听着方承泽的埋怨,齐光毅选择了无视,“找到人再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开车出去找她。”

 一听这话方承泽就忍不住爆了,“凭什么我在这里等?我也要去找人!”

 齐光毅不想和他废话,说了句‘随你’就匆匆开了车出门,他在前面开着,方承泽在后面跟着,看起来还有点默契。

 开了一会,齐光毅突然停下了车,急急打开车门出去,方承泽见了立刻跟着下车,跑上前来,“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结果却看到他手里拿着个手机,怔在原地,这…好像是冉冉的手机?

 齐光毅向四周张望了下,似乎在找什么线索,可是远处,除了街灯照到的范围,便是大片大片的幽暗,看久了,那黑暗像是要将人没。

 他一下子红了眼睛,猛地拔开路边的树枝,就要钻进小树林,方承泽一惊,忙拉住人,“你去哪?!”

 “我找人,你放手!”

 “你冷静点!”方承泽简直拖不住他,别说他力气没他大,人更没他能打,眼见他似乎就要暴走,就在他快要拉不住人时,一阵突响的音乐声打破两人的僵局。

 两人都是浑身一震,齐光毅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浮显着一个陌生电话,他迅速接通,“喂!”

 电话另一端传来男人的低笑声,“齐少爷现在好吗?”

 是胡畅纬!

 像是知道他暴躁的情绪似的,他继续说道“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上。”

 闻言,他倏地身子一轻,却又立刻一紧,“什么条件?你说。”

 “嗯,和齐少爷说话就是舒服,”他轻笑了会,“西洲那块地,我要了。”

 齐光毅如今已经接手了齐氏,虽然没有明面上公开,但是公司的一些紧要项目,全是他在处理,如今公司最大的一个项目便是,西洲绿地的开发,其实目前还在商讨阶段,对方也没拍板卖给谁,而除了齐氏在争这块地,还有几家公司也看中了它的潜力,胡氏就是其中一个,这几个公司里,齐氏的赢面是最大的。

 “好。”

 没有任何犹豫,齐光毅一口应下了,“她在哪?”

 胡畅纬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立刻笑道,“放心吧,我送她回家去了。”

 快要挂上电话时,他不知是不是因为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心情格外愉悦,又多说了两句,“其实你这地让得值,你知道我在哪碰见她的?在外马路二横,当时她身后跟着个人,看起来应该跟了有一会,只是她顾着低头伤心,根本没发现,好了,附送消息完毕,再会。”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齐光毅简直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他顿了一会,才同方承泽道“冉冉回家了,我和你一起回去。”

 “呵,别,你还是回你自己家去吧。”方承泽一听冉冉安全回家了,终于把心放了回去,晃着车钥匙走回车子旁,就要上车。

 齐光毅一把拉住他,他旋即冷笑了声,“又想威胁我?我告诉你,这次不一样,冉冉哭成这样,又差点出事,都是你的错,你这个时候还想去我家?你若有一点替她着想的心情,就不要在这个时候来刺她行吗?我谢谢你!”

 说完甩开他的手,钻进车子里,刚发动车子,齐光毅把手伸了进来,他低着嗓子说着“麻烦你把手机还给她。”

 方承泽冷哼了两声,接过手机,即将升上车窗,扬长而去。

 齐光毅木然站在原地,望着远去渐弱的灯光,只觉得心被人挖空了一块,空落落地再不复活力。

 第二天。

 随着昨晚综艺节目的热播,冉冉似乎一夜走红,话题和热度不断被人推上,网友们对节目里的女孩子都很有好感,纷纷开挖她的背景。

 只是她的官方资料,单写着“xx戏剧学院表演系学生,演员”擅长的资料上也只填着舞蹈,其它一律空白,这实在是太低调了吧?于是众人纷纷深挖,一时间,网上跳出了许多黑料。

 爆,新人大牌,坐飞机头等舱!

 方冉冉被包养?身上衣服背包全是限量版品牌!

 方冉冉剧组耍大牌,随意改剧情,背后金主不简单

 实拍方冉冉和情人私会,新人小花私生活糜烂

 …

 黑她的贴子有许多,但以这几条影响最大,一时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纷纷发出惊叹声,感叹娱乐圈水真的深。

 原以为方冉冉会很快回应,至少说一句,这都是污蔑,没想到,贴子挂到下午,也没见其官方团队出来澄清,这下子,仿佛坐实了这些黑料,一时间,有许多人纷纷粉转路、路转黑,来冉冉的官微下骂她的人越来越多。

 胡畅纶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

 “根本不是这样,她不是这样的人,真的太过份了!这些键盘侠,躲在一条网线后,恶意去揣测别人,随口一句话就抹灭别人的努力,有本事别躲着啊,出来啊!”

 胡畅纬悠悠地看了弟弟焦急的样子一眼,目光又回到电脑屏幕上打开的几个黑贴,前几条嘛,确实是有人故意在吹风向,但是最后一条实拍方冉冉和情人私会,新人小花私生活糜烂,虽然标题取得不好听,但是视频可不是假的。

 他看了眼自己的傻弟弟,慢慢起身,端起咖啡走到窗边喝着。

 “哥,你说是不是很过份?她人那么好!你帮帮她好吗?”

 胡畅纬幽幽看了他一眼,回道“不好。”

 “为什么?”

 他回过头,望着楼下茂盛的果树,心想得找人来清一下了,树上的蝉鸣吵得人都睡不好,“因为没必要。”

 方宅。

 小夏此时,正小心翼翼地坐在房间里,动作缓慢地收拾着行李。

 眼瞧着冉冉一脸无打采的模样,她又一次忍住了自己要口而出问话的冲动。

 早上过来方家时,一眼见到冉冉,她简直被她惊住了冉冉一脸苍白,双眼红肿,精神像是被掉似的整个人蔫蔫的。

 难道黑料的打击对她如此之大?可是冉冉一听网上有自己的黑料,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句‘随便吧’就不理了,可想绝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事?

 小夏想,不是事业问题那就是感情问题,于是悄悄和小赵联系,结果小赵说今天一整天还没见到齐哥,不清楚什么事。

 这期间,卓远来了一通电话,询问了冉冉几句,冉冉也是有气无力地回着‘可以’‘随便吧’就挂了电话,小夏想了想,问她要不要再请一天假,明天再回剧组,冉冉只是摇头,安静地收着东西。

 她无法,只好默默在一旁帮忙。

 两人收得差不多了,没多久方承泽来敲门,帮她们把行李提到楼下去后,望了冉冉一眼,好像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直接出去开车。

 冉冉原本是订了晚上的机票飞,但因为和齐光毅闹了不愉快,她也不想在家里呆了,于是让小夏改了班次,两人下午就走了。

 一路无言。

 临进机场前,方承泽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最后还是拉住她,“别伤心,哥哥是站你这边的,我不会让他欺负你。”

 这句话让原本觉得昨晚哭完了眼泪的冉冉瞬间泪目,她扑到方承泽怀里,“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她本想解释两句,结果一开口,又忍不住小声泣。

 方承泽抱住她,拍拍她的头,低着嗓子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不用说了,放心吧,哥哥会帮你教训他的。”

 冉冉缓缓点头,正想站直身子,就听见小夏一阵急呼“你们不能这样!冉冉,有记者!”

 随即是一阵突响的‘咔嚓’声,冉冉错愕地从方承泽怀里抬起头来,就见到一阵连续不断的白光对着她一直闪。

 该死!是狗仔!

 最后两人在方承泽的保护下,狼狈地冲进安检区,冉冉远远还能听到他生气的声音“你们说什么情人!她是我妹妹…”

 …

 飞机起飞后,冉冉一直在望着窗外,地面的建筑物随着飞机高度的爬升,都变得越来越小,这么高,高楼都看不清楚,何况是一辆车?一个人呢?

 她默默收回目光,转过头去,“小夏,你谈过恋爱吗?”

 隔壁座位的小夏愣了愣,随即有些不好意思似地摇头。

 冉冉把小被子叠了起来,成一团轻拍着,“我也没有。”

 “在遇到他之前,我连暗恋也不曾有过,”她轻叹了口气,“所以我真的不太懂,有时他在想什么。”

 小夏不知道两人到底是因为什么问题吵架,所以也不知道这时应该说点什么好,她递过来一杯热水,试探地问“你们是…因为理念不同?”

 理念不同?

 这词概括得可真好。

 她轻笑了声,“是啊,理念不同,而且,可能还是我的错…”冉冉说着说着,眼角便泛,小夏怕她再说下去太过伤心,只好转了话题吸引她注意力。

 她们在飞机上渡过了两个小时,却不知道,微博上关于她的暴料,一个又一个地冒出来了。

 实锤!方冉冉机场泪别金主?

 方冉冉机场失态

 失恋大受打击?方冉冉机场落泪

 方冉冉热恋期忘我和男友在机场搂抱

 …

 网上关于她的骂声越来越烈,如果抛去这些负面`新闻的属,从反响来看,冉冉确实可以说是一夜暴红。

 齐宅。

 卓远匆匆走进齐光毅家的书房,没来得急说话,先被书房里的情况惊了一惊,“哇!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得这么?”

 书房的地上,散着一叠资料,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重要材料,他垫着脚尖小心地绕过纸张,走到书桌前说话,“冉冉同意把家世暴光,刚刚他哥哥送她去机场,现在网上又掀起一阵热搜,瞧这趋势,再过不久就可以把料放出…”

 说话同时他瞥了一眼齐光毅,结果没说完的话瞬间变成了一声‘嗬!’

 “你昨晚做贼去了?”

 齐光毅脸色阴沉得吓人,闻言睨了他一下,又继续飞快在键盘上敲打。

 卓远脑中忽然灵光一闪,猛一拍额,“我就说,怎么冉冉今天情绪不太好,在机场又抱着他哥哭,我还以为是他哥之前的事惹的,原来惹她的人是你啊。”

 眼见齐光毅眼神要杀人一样,他咳了两声,走到沙发上坐下,“继续,就是我刚刚说的事,热度差不多了,晚点可以把料放出来,这样能更好地造势。”

 “现在就放。”

 “嗯?”

 “我说,时机到了,现在放。”

 卓远挑挑眉,虽然他语气不好,但齐光毅的投机触觉是无比灵敏的,他说现在时机到了,那就是现在,他马上拿出手机拔了几个电话,又拿出电脑开始工作。

 一会后,微博上悄悄冒出了几张帖子,一下子被顶上话题热搜。

 新人演员方冉冉真实家世!

 方冉冉白富美人设暴出,破被包养谣传

 方冉冉机场拥抱哥哥

 …

 这个反转来得正急时,众人正是吃瓜吃得的时候,便有些人去找关系联系上xx戏剧学院的同学,找到表演系的学生询问,得到了方冉冉确实是方氏企业大小姐的事实;又有网友找到方氏企业老总方林钧的照片,然后放出方冉冉和哥哥方承泽和方父在一起的照片…

 风向一下子变了,刚刚的低谷点有多低,如今的高点便得有多高,网友纷纷谴责黑粉捕风捉影扭曲事实。

 坐头等舱怎么了?谁规定新人演员一定要坐经济舱?我家有钱,我花钱买舒服不行吗?

 衣服背包全是限量版如何?人家买东西不看价钱,就看款式!

 最重要的是,人家有钱,却这么低调,被全网黑也不吭声,可见人是根本不想用家世来炒作,这么一个女孩子,还要被黑粉黑成这样,实在太过份了。

 一时间,无数粉丝又涌到冉冉微博上,给她留言打气,其中有新粉和路人,还有不少是粉后又回来的网友。

 但冉冉的微博一直安安静静,傍晚时,她的官微上终于有了动静,发了一条简短的微博,没有提及自己的家世,只是恳请媒体不要在公众场合拍她的家人,请给她留出一点隐私。

 这条微博一出,等于坐实了机场抱她的男人真是她亲哥哥的身份,自此,风向已经全部改变,许多网友都认为冉冉机场情绪失控是因为被黑粉吓的,其中有一张照片,冉冉被哥哥抱着,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脸色苍白,双眼红肿,神情惊愕地望着镜头。

 但是就是这么一张随便一拍的照片,哪怕她脸上还带着泪痕,这股楚楚可怜的软弱气质瞬间勾起了网友的保护

 年纪这么小,就被网络暴力,好可怜…但是,好漂亮啊!

 许多网友都是同样的心理,被这张小可怜模样的照片惊了一翻,网上再搜方冉冉的关键词,会发现其它话题已经慢慢掩盖了之前的负面`新闻,而且正在以一个良的速度增加,证明网友对她的关注度在提高。

 卓远看着形势变好,终于舒了口气,他拿出手机说“我打电话和冉冉说一声。”

 书桌后仿佛石化了的齐光毅微微一动,哑着嗓子说,“开扬声。”

 “啧啧,”卓远足了他,接通电话后开了扬声,“到酒店没有?这边事情搞定了,你可以登微博了。”

 “嗯,到了,谢谢远哥。”手机免提里传来她没什么朝气的声音,卓远看看齐光毅,见他眼也不眨地盯着手机,心里暗叹一声,随口又扯了些事聊起天来。

 说了一会,冉冉的话越来越少,最后她淡淡地说道“远哥,我累了,我先想休息,有什么事你做决定好了,我其实…不太在意这些。”

 “噢好,明白,那你休息吧。”

 电话挂了,他无奈地耸耸肩,“尽力了。”

 齐光毅转正身子,敲了几下键盘,电脑屏幕立刻跳出一个视频。

 拍视频的人显然站在后方,视频一开始,就是拍着冉冉的背影,接着,她跑了起来,朝着角落里一靠着车的男子跑去,忽地一跃跳起,对方反应极快,立刻摊开手一抱,将她抱个怀不说,还将人托在怀里亲昵了一番,接着男子抱着她走进车子里,车子开走了,视频结束。

 整个视频的时间不长,也就几十秒,期间没见到冉冉的正脸,也没能看清男子的模样,这样一个视频放出来说主角是方冉冉,许多网友都表示不信,齐光毅却知道,这个视频里的人真的是冉冉,而那个男人是他,这个视频是真的。

 有人,混在黑粉里故意想黑冉冉,而这个人,还在她身边,极可能是她学校的同学。

 他查出了发这个视频的c端i,对着地址查去,很遗憾,是一家网吧,显然对方有备而来。

 视频里,哪怕只是看见个背影,也能感受到女孩子看见男子时的喜悦,这种喜悦和如今两人的情况一对比,实在有些讽刺。

 他默了一会点开手机,屏幕还停在冉冉在机场被拍的照片上,照片里,苍白的脸色和红肿的双眼也不能掩盖她的颜值,这副小可怜样反倒勾起了人的保护,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还没擦掉的泪珠上,倏地握紧手机,眸子里的光彩一点点暗了下去。

 …

 冉冉回到剧组,迅速调整好情绪,把仅剩的一点戏份拍完,整部剧便终于杀青了。

 这部剧冉冉在里面担当女四,也是第一部 从头参演到大结局的戏,想想是个难得的体验,便留下来参加杀青宴。

 这阵子她很是出了一阵风头,随着她接拍的几部戏都放出定妆照和官宣,她的人气提到了一个小高峰。

 小夏“冉冉,今晚这集《微光》有你和齐哥的第一次同框亮相。”

 《微光》在一个星期前已经开播,当时她还在剧组,但毕竟是两人合作的第一部 戏,她还在视频里对齐光毅说,等有他们同框那集再一起看好了。

 谁想过,几天后,他们就闹成了这样。

 “我知道,等杀青宴回来再看吧。”

 晚上8点。

 齐光毅准时坐在书桌前,打开了电脑,《微光》开始播放,随着剧情地推进,他饰演的间谍打入了敌人内部,这时遇到了主角,开始回顾他成为间谍的原因——他的妹妹。

 冉冉穿着一身粉的棉衣小衫出场了,她从门外突然探出头来,对着在前院做事的哥哥出一个调皮的笑容,然后悄悄靠近,在快接近他时,齐光毅饰演的哥哥忽然转身,反将妹妹吓了一惊。

 就见妹妹忙着拍着口,嘴里说着‘不怕不怕’,一边埋怨地看了眼哥哥,“哥哥就不能装作被我吓到吗?”

 哥哥哈哈一笑,摸着她的发顶,“好,下次我一定让你吓。”

 妹妹努了下鼻子,轻哼一声,拉下他的手,晃着,“吃饭啦,我煮好了,哥哥来吃,这次不能说不好吃哦。”

 给齐光毅疯狂打call,帅帅帅暴天际啊!

 好感动!终于又在电视里看到齐光毅!这颜值,我吹暴!

 齐神颜值宇宙第一!这身材真,简直是黄金比例!

 平时街拍到的齐神都是一脸冷酷,也只有在拍剧才能看到他笑

 莫名觉得齐光毅和方冉冉也很配啊,哥哥妹妹真有c感

 同想站齐神和小冉冉,可是齐神出道多年不和女星传绯闻,大家还是别说免得惹齐神不高兴了

 …

 齐光毅默默看着剧里的他和冉冉互动着。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对冉冉动心,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可是看回自己的戏,他才知道,这部剧他演得其实不好,因为他看冉冉的眼光,根本不是一个哥哥看妹妹的眼神,而是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窗外天色很暗,沉沉的没有一颗星。

 不知冉冉那边的天色如何,是不是还记得他们说要一起看这集剧的话?现在是不是也坐在电脑前看着?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