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43章
  冉冉眼睛一下子睁大, 脑海里快速闪过刚刚思索的结果, 抿了抿嘴, 小声地开口,主动认错, “是我不对,不应该没和你说一声就来酒会。”

 “嗯?”

 这、还有?冉冉纠结地皱着眉头,“今天还没打电话给你…”

 齐光毅突然气笑了, 好啊, 他担心了一个晚上,气了一个晚上,原来这个没心肝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将手撑在她身子两侧, 俯低身子,一手轻捏在她下巴上, 将她垂视的小脸稍稍一抬,冉冉便被迫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 对上他幽深的眸,她长长的眼睫像蝶翼一般不安地轻颤。

 两人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她闻到对方身上的微微冷香, 下意识闭起气来,唯恐自己的气息吹到对方, 然而她越想收敛呼吸, 气息却紊乱了, 脸蛋迅速涨红, 呼吸渐渐加速。

 被放下来的座位角度很低,再加上真皮的材质,其实躺着还舒服,然而身上空悬着一个男人,任谁都会不自在,她想避开对方的注视,一动下巴又被擒紧,她难受地动了动身子。

 男人的眸渐渐深沉,喉结滚动,声音沙哑地说道:“对你来说,我算什么?”

 瞳孔微缩,冉冉忽地一窒,便觉得脸上发烫,她慌乱地开口:“你、你是齐大哥…”

 见对方丝毫不退让地望着她,她只觉得一股窘迫挥之不去,“就是…就是…”

 冉冉支唔了半天,却吐不出一个字,他脸上的神色渐渐冷凝,放开被他擒开的小巧下巴,大手缓缓下移,最后轻抚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韩嘉言呢?他对你来说意谓着什么?”

 韩嘉言?为什么突然提到他?冉冉的心神放在那连在自己脖颈处的手,一时没能想起,自己这具身子最初恋的就是韩嘉言…

 “就是我哥的朋友…”她一边说着,脑海里倏地跳出今晚在胡宅小庭院的一幕,韩嘉言正是拿了她来当借口气薛文茵,刹那间,有什么东西在脑中划过,她一下子意识到所有关键。

 是了,齐光毅并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怎么会因为她没待行踪或是没打电话就追到别人宅子去呢?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觉得情况很紧急。

 而今晚,发生的最狗血的事情就是韩嘉言那事…感觉抓到点上的冉冉在心里真是恨不得狠狠海扁对方一顿,真是个惹事

 也不知道齐光毅是怎么知道这事,当务之急,她得解释清楚才行。

 “我不喜欢韩大哥的,他只是和文茵闹翻了,所以拿我来气气她。”

 见齐光毅仍是一脸深沉,她想想小心地搭上了抚在她脖子上的手,咽了咽口水,诚恳说道:“我真的不喜欢他,他之前让我帮忙,我也没答应,只是今晚那么巧遇上文茵,我也不好当场驳他的面子,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了?我那时就是在一旁呆着,什么话都没说,真的!”

 其实今天晚上,后来见着了冉冉对着韩嘉言时的态度,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是误会,只是知道归知道,他心里还是难免在意,现在不喜欢了,以前呢?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心里有些轻松又有些压抑,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女孩子,他真的把心肝全掏出来了,只想她眼里再看不到别人,只能装得下他。

 现在不够,他贪心地想要她的过去和未来,她的全部,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想就能做到,他明显来迟了,有人比他更早认识她。

 冉冉不知道为什么齐光毅的脸色会越来越难看,感受到那放在自己脖子处的手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她抓住那手想移开…然而硬梆梆的,她根本撬动不了半分。

 “我没有骗你,我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她的呼吸微微凝住,望着近前的男人,默默咬住嘴

 她知道,现在绝对是表白的好时机,面前这个男人,比她想像中还要在乎她,竟然会为了她和别的男人的误会而追过来,他还是个明星呀,就这么不顾身份地追来了,这样的心意,怎么可能不懂?

 只是,她能开口吗?这些时,她时常在想,薛文茵也没再做妖了,方家会越来越好,那她呢?功成身退之是不是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她又期待又害怕,离开是她一直的心愿,谁也不想生活在一本书里,然而,这里的一切让她深深眷恋,一想到就此离开,她的心便微微扯痛…

 面对这么一个对她动了真心的男人,她不想骗他,更不想给他任何没有结果的回应,一直以来,她想的不过是争取他的好感,两人好好相处,再多的,她不敢想。

 齐光毅面对她的缄默,心便是一紧,他抚开她颊边的发丝,大拇指在那小脸上摩挲,“我的心意,你可懂?”

 他的声音低沉,一字一顿像响钟一样直敲她心底,她飞快抬眸望了眼对方,只见那深沉的眸子里盛着极度的认真。

 她下意识错开那双眼,“我不明白。”

 她想的是,跳过这个话题,只要模糊过去,便又是一天,然而,齐光毅明显没有耐心了。

 他微微一笑,那突然而至的浅笑像三月的春风,霎时融了他身上的冷意。

 “那你听着。”一只大掌扣住她的下颌,将她的脸移对着他,黑亮有神的眼睛紧紧盯着对方,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退缩。

 “我喜欢你!喜欢!非常喜欢!”他的眼底有着难以忽视的爱意和紧张,对上她一脸无措,他紧接着问:“告诉我冉冉?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

 然而冉冉让他失望了,她的脸上明明有着不容分辨的羞意和喜悦,但是面对他的追问,她却选择垂下眸子,紧抿着嘴不说话。

 车厢里弥漫着一阵让人尴尬的沉默。

 冉冉觉得身子僵硬得难受,心更是像被人成一团般苦涩,她如今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最后口而出,“对不起…”

 齐光毅瞳孔一缩,手蓦然收紧,“再说一次。”

 冉冉:“…”她的眼睛已经泛,一阵酸涩忽地从心底冲上鼻端,像碎晶一样的泪花从眼角滑下,“我、我说…”

 然而他的手按在她嘴上,制止了她的话,当她睁着雾蒙蒙的眼睛看他时,他笑了,“我自己问吧。”

 冉冉没听懂这话,却见他缓缓低身子,手从脸边向后脑勺滑去,手指入她的发间,一下子托高她的头。

 整个人瞬间俯下,然后,吻住了她。

 冉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下炸开了,好像有烟花瞬间绽放,轰地一声让她愣在原处,她睁大着眼睛,似是看着微微晃动着的男人的脸,又似是什么都没看到,事实上,烟花乍放后此时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男人的嘴在她的上摩娑着,像是试探一样来回,一会后似是不足这般的接触,他微微张开嘴,轻咬住瓣,舌头随之扫过,随着出的气息越来越厚重,施在其上的力道也越来越重。

 冉冉半阖着眼睛,长长弯翘的眼睫像受惊的小鸟扑棱翅膀般,不住轻颤,她感受到那贴在上的热度,是这般炙热,一下子将她全身都烧烫起来。

 她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却又莫名无力,最后只能无助地揪着对方的衣服,丝丝扣紧,整个人崩得紧紧的,完全不敢动。

 感受到身下的少女全身僵硬,他渐渐放轻力道,只在她上碾转,一寸一寸地反复磨蹭,让她习惯他的碰触。

 他没有深入亲吻,然而饶是这般,也让她招架无力,没一会就想偏开头,这时罩在她脑后的手便微微用力,一下子把这想动的小脑袋扣紧。

 头动不了,呼吸可憋不住,她只好用力推了推他,同时张嘴起气来。

 男人稍稍离开她的低笑了下,便重重在她上一亲,双手捧住她的脸,弯着眼睛说道:“我问出来了,冉冉说喜欢我。”

 她的脸上是通红一片,眼里有着没散去的情愫,她微微着气,望着男人没说话。

 他又亲了亲她的眼睛,眼底有些恳,“好不好?冉冉喜欢我好不好?”

 46 过夜

 她的心闻言便是一揪,她怎么会不喜欢他?她…

 她矛盾地望着他,他脸上的神情是这般忐忑,明明他们有着婚约的关系,他却偏要打破暧昧,挑明了心意问她,这么慎重,这样的男人…

 齐光毅眼见滴滴泪珠从她眼角滑落,心疼得不得了,他压抑着心里的沉重,将她的泪水吻去,这时就听见一声蚊子似的呢喃,“好。”

 他微微一震,“嗯?”

 冉冉伸手将泪水胡乱抹去,微微一笑,“我说好。”

 ——“冉冉喜欢我好不好?”

 她说好。

 齐光毅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向前便吻住她。

 这一次,不再是含蓄的试探的轻吻,而是含着爱意和快乐的热情。

 冉冉闭着眼睛,羞答答地承受着他的爱怜,她的心在刚刚已经做出了选择:比起离开,她更想留在他身边,那么,就接受这段感情吧,她不走了,她愿意留下来。

 做出决定后她终于一松,一直以来萦绕在心头的烦恼也随之离去。

 齐光毅着气离开她的瓣时,看着身下女孩红着一张脸,害羞地望着他,只觉得身上那股挥之不去的燥热一下子涌上头顶。

 喉结微微耸动,他压抑着身上的难耐,撑着手起身,同时按下按钮升起她的座位,将她的人拉起来。

 冉冉以为是要出去了,结果却被他横抱到腿上,她别扭地动了动,瞄瞄外面暗沉的天色,“我们,不出去吗?”

 齐光毅原本只是想再抱一抱她,被她一蹭又了心绪,他重重地搂了搂人,忽地飞快熄了车。

 冉冉终于下了车,她看着近在眼前的房子有些踌躇,然而齐光毅不给她思考的空间,直接扣着她手,便急急往大门走去。

 这么晚了,现在应该是凌晨一两点,孤男寡女,在这种时刻,她要进对方家…

 冉冉脚步慢了下来,回头看一眼他停在庭院的车子,“齐大哥,我还是回去吧…”

 齐光毅没回她,直接开了大门就把人拉了进去,回身把大门关上。

 冉冉站在玄关不知所措,就算答应他接受感情,但这进度也有些快了吧?

 她缩在门边磨磨蹭蹭,就是不肯鞋换鞋,齐光毅看着好笑,上前一步手撑在门上,便将她锁在身前,他一手揽在她身后,稍稍托起她肢,俯在她耳边说话:“刚刚在车里不方便,没亲够…”

 随着他的低声呢喃,他侧头准确地吻住她,热切的气息环在对方身上,此时此刻,他心中盈着腔爱意,只想将之完全倾倒出来。

 冉冉被迫仰着头,接受她的吻,正是夜里无人安静时,一丝声音也听不见,在这样周遭黑暗又寂静的环境里,视觉和听觉仿佛被剥夺,她的触感便更加感起来。

 他的嘴,很软,吻在她上时,很轻,他身上好似带着微微的电力,每每与她相亲时,总能让她背脊爬升起阵阵灵。

 他的,有着红酒的味道,冉冉想,自己好像也有些醉了,随着眼睛闭上,她的身子越来越放松,什么思考什么理智渐渐从脑海里消失,她能做的只有紧紧攀附着身前的这个男人。

 两人的气息渐渐热烈,齐光毅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他着那娇软的瓣,只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滋味还要销魂的,被他抱住的少女全身软成一滩水,觉察到对方无力地挂在自己身上,他心里泛起无数怜惜。

 直到他感觉到对方嘴动了动,无意识地嘤咛了一声,瞬间他全身的血便一股脑地往头顶上冲,他要她,还要,更亲密的…

 他张开嘴,牙齿轻啃上去,舌头悄悄探出分开她的瓣,就要探进对方嘴里…

 “啪!”客厅里一下子灯光大亮,随之而至的是一阵含糊的男人声,“齐哥是你吗?我听见你车子熄火的声音了,怎么不开灯…喝!”

 小赵着眼睛,一手打着哈欠,待看清楚门口抱在一起的两人,瞬间倒口气。

 艾玛,他药丸!他竟然破坏了齐哥的好事!

 “抱歉抱歉哈,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立刻消失!”说完,小赵连灯也来不及关,立刻小跑着回去房间。

 被乍然绽放的光亮和骤响的男人声吓了一跳的冉冉,此刻整个人都埋在齐光毅怀里,双手紧紧揪住对方衣服,真是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齐光毅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就差临门一脚了,他还没亲够呢,该死!

 “别怕,是小赵和卓远,他们今晚在我这睡,我一时忘了…”他轻抚着她后背,心里阵阵懊恼,早知道就不该留他们两人在这住,更气自己居然把这事忘了,他当时一心想着把冉冉带到方便‘沟通’的地方,于是直接开回来,他轻叹了声,果然失去理智就要坏事。

 他想带人进屋去,结果冉冉死死抓住他的衣服,把脸埋在他怀里,怎么也不肯出来。

 “乖,先进来?”怀里的女孩马上摇头。

 冉冉缩着脑袋,只觉得自己实在太丢脸了,半夜跑到未婚夫家就算了,亲热还被别人看到,这叫她以后怎么见人,她越想越别扭,简直恨不得立刻回去,“我要回家…”

 “你说什么?”

 “我要回家!”

 齐光毅低眉一笑,轻拍着她后背,“如果你不走,那我抱你走咯。”说着他弯低身子,一下子将人打横抱起来。

 冉冉没留意就被横着抱起来,突然的位置转换让她惊呼出声,一下子搂住他脖子,“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他低声笑着,把她往身前拢了拢,“晚了。”

 他抱着她走进客厅,将人放在沙发上,又蹲下身,帮她把鞋子掉。

 冉冉想缩回脚,脚踝却被握紧,她只好腆着脸,小声地说了声谢谢,闻言,齐光毅在她额上亲了下,“不用老是说谢谢。”

 她人窝在沙发里,望着挂在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两点二十分,难道今晚真的要在他家过夜?

 可是她真的不想啊…

 齐光毅倒了杯水回来,坐在她身边递给她,冉冉小口喝着,手捧着杯子,小心地瞄了他一眼说道:“我想回家。”想想又加了一句,“不用麻烦你,我可以自己打车。”

 他愣了愣,眉头便拧起,他真的特别不喜欢,冉冉和他这么客气,实在是很生分。

 他带她回来,确实是存在着一些小心思,但是绝没有想占她便宜的想法,不过是因为他们俩都属于公众人物,平时根本没什么机会独处,也只有带她回家,才能有些自由。

 其实,冉冉这么坚持想回去,他是会送她回去的,但是听着她用这么客气的语气讲话,他真是哪哪都不舒服,他一下子改变了主意,微扬起眉毛,“如果我不同意呢?”

 啊?不同意?

 冉冉眨着眼睛,为什么她要离开,还要他同意?只是她想归想,嘴巴依然闭得紧紧的,今晚,她算是再一次认识了对方的霸道,没错,就是霸道,以前她觉得他有些大男人主义,如今看来,还要加上霸道不讲理。

 她微微鼓着脸,有些不,“我不想留下。”

 齐光毅呵了一声,微微扯扯领口,将已经解开一个扣子的襟口又解开一个,瞧着他这架势,冉冉根本坐不住,一下子就起身,拿起刚刚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要拔电话。

 对呀,她可以叫方承泽来载她,刚刚没想到,真是笨了。

 不想手机一下子被走,她也被人拉转过身子,他手握住她的双肩,俯低身子对上她的眼睛,“冉冉,我们刚刚确定关系,你难道就不想和我呆多一会?”

 这话说地,她脸上一时火辣辣直烧。

 之前的婚约并不是他们主动订的,他们的关系一直以来就有些暧昧,如今说破了,两人确定了心意,说确定关系,并没有说错。

 “但我住下不好,你这里…对了,远哥和小赵还在这呢。”

 “他们睡在一楼的客房,我们睡二楼。”

 喝?这还不如让她睡一楼呢!什么叫他们睡二楼…冉冉抿着嘴,垂着头,闷闷开声,“不要。”

 齐光毅一时只觉得心头像被猫咪爪子挠了下般,又又难受,冉冉这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口水,脑海里天人战着,她明显不愿意留下,送她回去吗?但是,抛去他想和她在一起的绮念,他确实觉得两人之间厚壁虽然刚刚打破了,但还有无形的隔阂横在中间,他想将之破去。

 或许是今晚的气氛不同,或许是两人把话说开,这时的冉冉有着平时罕有的随意,她鼓着脸的小动作,她别扭害羞的模样,都是平时少有的,他实在不舍得,就这么把她放回去。

 他的手在她发顶上轻着,“想什么呢,二楼也有客房。”

 嗯?冉冉微微抬眸,就见他嘴角含着一丝浅笑,“让你打车我不放心,就委屈你在这里睡一晚了,乖,很晚了,先睡,明天我煮大餐给你吃。”

 他的五官立体,棱角分明,往常的神情基本是冷峻严肃,然而自从确定关系以后,他的脸上便一直挂着浅笑,不得不说,他真的长得好好看,抿嘴不笑的时候好看,淡淡笑着时更好看。

 冉冉被他脸上的笑勾走了半丝魂魄,呆怔了片刻,下意识就点头答应了。

 她却没想到,他说让她打车不放心,那大可自己送她回去,他却偏偏不提,只能说,冉冉还是太年轻了。

 冉冉被带到二楼客房,稍后他拿着一身干净的衣物送来给她,人难得有几分报赧,“抱歉,我这里没有女衣物,这身衣服是新的,你当睡衣吧。”

 说完,在她额上亲了一口,退出房去,嘴角勾着,“早上见,晚安。”

 冉冉窘窘地抱着衣服,小声道了声晚安,这才把门关上。

 等到她洗完澡换了衣服倒在上,已经是凌晨三点,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这一松懈,人就开始迷糊,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是被一阵吵杂声吵醒的。

 刚睁开还有些瞪的眼睛,意识仍未回笼,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这么大的事你也不通知我!现在热搜话题全上去了!你在这圈子混了多久,你能不知道破坏力?你是要气死我!我…”

 冉冉惊得坐起身,对了!新闻!昨晚被人拍了?!

 她立刻跳下,马上打开房门跑出去。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