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
第40章
  韩嘉言眼神复杂, 良久才回道“你最近好吗?”

 一听这话, 冉冉就知道要糟, 韩嘉言这是对女主余情未了啊, 果然薛文茵听了便是一笑, “现在不怎么好。”

 她拨了下肩上的大波卷发,画着浓妆的眼睛扫过韩嘉言, 最后留在冉冉身上, “冉冉怎么会和嘉言哥一起出席酒会?难道嘉言哥之前说的都是真的?”

 冉冉眉头一皱, 正要说什么, 韩嘉言忽然斜跨一步,紧紧抓住她的手,料是她准备着对方会有出人意料的举止, 也没想过他会来拉她的手,“韩大哥…”

 “你别说,我来说!”韩嘉言眼睛紧紧盯着她,眼底有着恳求,冉冉咬了咬嘴,便感觉手腕上被抓住的位置被人用力地掐了下, 她沉默了。

 韩嘉言将她拉到身边, 正视着薛文茵,声音比之前大了许多,“没错,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喜欢的是冉冉!”

 薛文茵望着韩嘉言, 脸上的笑收敛了起来,“嘉言哥,我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何不相信我的话?我真的有苦衷,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你难道不爱我了吗?我不信,你再说一次!”

 韩嘉言顿了顿,握着冉冉的手不自觉用力,“文茵,你有什么苦衷不能和我说?我不是傻子…”他深了口气,转向冉冉,“我现在喜欢的是冉冉。”

 薛文茵嘴角扯出一抹笑,望向冉冉,那闪光的眼里有什么是冉冉看不懂的东西。

 她的心跳渐渐加速起来,只觉得好似置身于风暴中心,被人扯着无法自由,她用力握了握拳头,感受到她的挣扎,韩嘉言忽地手一拉,将她揽到怀里…

 “我明白了。”薛文茵望着‘相拥’的两人,果断地掉头走了。

 在韩嘉言怀里挣扎的冉冉气得快炸了,她想推开他,无奈韩嘉言看似文弱,力气倒是不小,情急之下,她抬起穿了高跟鞋的脚,用力地踩了对方一脚。

 韩嘉言忽地吃疼,果然松开了手,但是他反应很快,一松手又忙把她拉了回来。

 冉冉推开他,“你还想怎样,人都走了!”

 韩嘉言苦笑了下,曾几何时,一见他就害羞腼腆的冉冉,如今也对他不假颜色了,是他做人太失败了吗?

 他叹了声,“我只是想和你道歉,还有多谢你配合我。”

 冉冉冷笑了下,站直了身子,从他怀里挣出来,她抬高一直被他擒住的手臂,语气冷淡,“那麻烦韩大哥先松手,我很痛。”

 韩嘉言啊了一声,后知后觉低头,就见他握住的白皙手腕已经被他勒出了青瘀,他忙松手,又是一阵道歉。

 冉冉着手臂,摇摇头后退,“韩大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次我不会配合你了,请你尊重一下我。”说完扬长而去。

 徒留在原地的韩嘉言怔了许久,望着冉冉毫不眷恋转身离去的背影,心里颇不是滋味。

 别墅内对着小庭院的落地窗后,薛文茵轻倚在玻璃边,完整地看完这一幕,嘴角扬起得意的弧度,“这回真不怪我,可是你自己把把柄送上来呢。”她的目光转向小庭院中静立不动男人,心头闪过一丝刺痛,然而很快就被她抛到脑后去。

 对她好有什么用?什么都不能给她,还是现在的胡大少好,虽然她心里清楚,对方只是贪恋她的身体,但是又有什么所谓?他能给她想要的,甚至能帮她实现多年的梦想,这样的男人,才是她薛文茵一直梦寐以求的对象,她现在要做的,是紧紧捉住他,至于韩嘉言,就一边呆去吧。

 一旁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在她身后静静站着,等薛文茵回头看他时,他忙上前一步,恭敬地递上手机,“薛小姐,我已经按你的吩咐,把刚刚那一幕全拍了下来。”

 薛文茵打开手机看了一遍,轻点下红,满意地一笑,“很好,你做得非常好。”视频拍得非常清晰,特别是把韩嘉言和冉冉拍得清清楚楚的。

 她轻点了几下,打开一个未署名的联系人,将视频发送。

 呵呵,方冉冉啊,既然你敢帮另一个男人做这种事,那就别怪她把事实送到别人面前了,祝你好运。

 齐宅。

 齐光毅坐在沙发上,开了瓶红酒,倒到三个高脚杯里,自已端起一杯,后靠在沙发上,轻摇着红酒杯。

 卓远走过来,把资料递给他,也端起一杯,大口咕咚地喝着,一口气喝光后叹了一声,“真!可累死我了,你怎么突然要这些资料?”

 今天他约冉冉谈完事情,刚回了公司和齐光毅提起冉冉接了综艺的事,这家伙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就说要半年内各平台播放量在前十的综艺节目,他只好拉上小赵,两人忙到现在,才把资料整理好,还算对方有点良心,知道他们饿着肚子,了丰富宵夜来安慰他们。

 齐光毅把红酒放下,说了声谢谢便拿起资料,慢慢看了起来。

 眼见他神色还严肃的,卓远朝小赵耸耸肩,便自在地执起筷子吃起东西来,可饿坏他了,果然打工的就是惨,都九点了才吃上晚饭。

 这一叠资料并不少,卓远除了列出半年内各平台播放量在前十的综艺节目,还将其详细介绍,往期参加的艺人名单,最后包括市场反馈全部都罗列了出来。

 齐光毅认真地看着,一个个节目过眼,等他全部看完,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眼睛,放下资料,才发现卓远和小赵两人早吃完宵夜,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他们两个都是醉熏熏的模样,他把手边的红酒一口气喝了,站起来说道“自己去找客房住。”便准备上楼去。

 小赵看了眼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喊着“齐哥,你手机亮了好几回了,你不看看?”

 齐光毅顿了顿,心想难怪一个晚上没接到冉冉电话,自己把手机调静音都忘了,他嘴角含着浅笑,拿起手机点着,屏幕上很快就跳出一个视频。

 小赵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空看了齐光毅一眼,喝?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了脸色?刚刚不还笑得春风得意?

 “你怎么了齐哥?”

 齐光毅没理他,拿着手机拔电话,只是手机那端,许久都没人接,他想了想,又拔了另一个电话,良久后,电话接通,手机那端传来滋滋的吵杂声。

 “方承泽?”

 …

 正明山的半山别墅里,胡畅纶正窝在房间内打游戏打得入,他哥推开门进来时,他还一副沉在游戏浑然不知外事的模样。

 胡畅纬冷笑了声,忽地把他手机一,就听见胡畅纶发出一声惨叫,跳起来就要抢回手机,“哥,快还我!正打到关键!”

 胡大少理都没理他,自在地坐下,翘起了脚,反手看了眼手机屏幕,就把手机丢了出去,“今天家里开酒会,你竟然好意思连面都不?”

 胡畅纶忙接住手机,看着暗下去的屏幕,心疼得哎哟哟地叫着,没好气地回着,“有爸妈和你,哪用得着我。”

 “这家里你也有份。”

 胡畅纶委屈地扁扁嘴,终于看向他哥,“我是艺人啊哥,哪里方便面,家里有你不就行了,我还想玩多几年。”

 一看这话,胡大少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再说一次。”

 自知失言的胡畅纶忙凑到自家哥哥身边,嘿嘿笑着,“失言失言,但事实也是嘛,我这身子,去拍戏还撑得住,要是坐办公室那不得累死?”

 就见他哥继续冷笑,“你话说反了吧,你这身子去拍戏才会短两年命。”

 “大哥!不带这样诅咒亲弟弟的啊!我喜欢拍戏,做自己喜欢的事怎么都不累,爸妈反对就算了,你可是支持我的,怎么能这么说?”

 “我支持你,是在你人好好的基础上,前阵子是谁病倒了?你还敢说拍戏不累?”

 胡畅纶停了会,叹了声,“这事真得怪我自己,我通宵打游戏精神不好,那天又太热了,不过幸好最后没事!我以后少玩点游戏就是了。”

 胡大少安静了一会,见他弟弟着脸,一副小狗讨好的模样,终是不忍心,谁让他向来谁都不在乎,就只心疼自家弟弟。

 他皱着眉,想了想说道“那个救你的女孩子,你远着点,我知道你找周显的事了,这次就算了,但就算你们上同个节目,你还是要注意分寸,这点你得答应我…”

 薛文茵小心地缩着身子,凑在开了一条的门口,悄悄地听着房间内的谈话,良久,才转身离去。

 楼下依然是热闹无比,今天胡氏集团当家人举行酒会,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这会都十一点半了,热度还不见退去。

 她看到韩嘉言和方林钧正在和人谈着话,两人似乎都喝了不少酒,脸色微红,一副大谈特谈的模样,看来没那么快走,她轻笑了声,在人群里寻找着方冉冉的身影。

 冉冉这时正躲在角落里吃东西,她今天晚上被人屡屡搭讪,早不耐烦了,提了几次想离开,但方父谈兴正浓,她也只好留下。

 “冉冉。”薛文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边,轻声叫她,冉冉眉头一扬,放下手里的糕点,回头一笑。

 刚刚韩嘉言的那一番言论,她早准备着薛文茵会来找她,所以找了个无人的位置呆着,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人,这会终于要来质问她和韩嘉言的事了吗?

 “好久不见了,文茵。”冉冉脸上扬起得体的笑容。 pAOpAoXs.cOm
上章 小白花人设不能崩[穿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