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 下章
第24章 从今以后她只是简琦緣!
 清晨

 餐桌上摆着丰富的早餐,冷爵一身笔直的西装,他双腿搭在一起,翻看着手中的报纸,时不时抬起手腕的手表,看着时间。

 “哥——!”

 冷子臣一身蓝色休闲西装,系着洁白的领结,一边活动着胳膊,一边走进餐厅。

 “嗯!”冷爵淡淡答应了一声,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冷子臣也不在意,耸了耸肩,端起了桌上的牛喝了一口,他一边吃着面包,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小奇缘还没有醒?”

 冷爵这才从报纸上移开了目光,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女佣。

 “让她下来吃早餐!”

 “是,少爷!”

 女佣恭敬的答应了一声,便飞快的向着二楼走去,没过一会,她便慌慌张张的跑了下来,走到冷爵面前。

 “少爷,简小姐不在房间!”

 冷子臣一愣,翘起眉梢,看着自己的哥哥。

 冷爵脸色瞬时一黑,一双清澈见底的双眸越发变得深邃了几分,冰冷的注视着手中的报纸,他嘴微抿,似乎在沉思,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只是报纸再也没有变换过版面,许久后他才抖了抖报纸,重新看向了报纸的另外一个版面,可是眼神却没有了焦距

 他没有说话,许久后才放下了报纸,端起了红酒喝了一口,又优雅的拿起了刀叉,吃着盘子里面的三明治。

 “今天咖啡不错!”

 “嗯?”

 冷子臣和女佣更差异的抬头看向了他。

 少爷,你确定你今天早上喝过咖啡?

 女佣看着红酒,又看了看冷爵,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冷子臣,冷子臣嘴角噙着笑,淡淡的打量着自己的哥哥。

 吃完早餐,冷子臣便去了学校,而三楼的书房,冷爵冷冷的看着眼前一群黑衣人。

 “我别墅少了一个人,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站在最前面的黑鷹,黑鷹三十多岁,一米八的身高,身着黑色西装,面目清秀,皮肤略显黝黑,一头三寸的发型更是让他整个人气宇轩昂。

 黑鷹额头上带着汗珠,他抿了抿嘴,低沉着声音。

 “少爷,简小姐说…说…·”

 “说什么?”冷爵抬起眼帘,一道寒冷的目光冷冷盯着他。

 黑鷹低着头,想了想抬头对上冷爵锐利的目光。

 “简小姐说你昨晚太累,天刚亮才坚持不住晕过去了,让我们不要打扰你”说完黑鷹暗暗松了一口气。

 冷爵嘴角一,他要不是看她受伤的份上,他昨晚会轻易的放了她?

 死丫头胆子不小!

 什么叫他坚持不住晕过去了?

 还嫌他黑的不够彻底?临走也不忘加把火!

 冷爵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弧度,他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随后看向了眼前的黑鷹。

 “她自己离开的?”

 “简小姐让我们派车送她!”

 “你们就派车送她离开了?”冷爵挑起眉梢。

 所有人一愣,纷纷抬头看向了坐在书桌前的男人,疑惑的看着,一副‘那不然呢?’的表情,不派车送难道让简小姐自己走回去,这里距离市里最近的公车站也得一个小时。

 冷爵扫了一眼众人,随后点了点头,语气平淡的开口。

 “非常好!”众人不解,瞬间感觉到一股冷意从头顶森森的吹过,难道少爷没让简小姐离开?可是少爷也没下令简小姐留下呀!站在最前面的黑鷹突然豁出去的架势,他做为保镖首领,自然知道少爷不高兴,而且是极为不高心。

 “少爷,我们需要去接简小姐回来吗“

 “你们应该去问你们的新主子——简琦緣!”

 呃!

 黑鷹面色一僵,所有人均是一惊,不解的抬头看向了冷爵。

 冷爵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留下一句话,便向着门口走去,步态稳重,却给人一股说不上来的迫感!

 黑鷹几人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到了门口,冷爵亲自去车库找了一辆布加尼威龙跑车,开了出来。

 黑鷹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急忙上前。

 “少爷,后花园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拆了,要种···”

 “黑鷹,听不懂中文?”冷爵平静的看着他“你应该去问你的新主子简琦緣”

 黑鷹苦涩着脸,少爷你还能不能行了?

 至于吗?

 不就听了简小姐的话,送她离开了吗!

 少爷··你至于计较成这样吗?

 还能不能一起快乐的玩耍了?

 一个女佣急忙从里面跑了出来,看着坐在车里的冷爵,恭敬的开口。

 “少爷,刚才张医生打电话,问少爷今天要不要过来替简小姐换药!”

 冷爵脸色一黑,过来干嘛?

 人都走了,过来给他换药吗?想着,她的目光又看向了黑鷹,瞪了他一眼。

 “问你的新主子”

 说完,他开着汽车一溜烟,消失在了别墅门口。

 “新主子?”

 女佣愣了愣,随后转头看向了站在旁边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的黑鷹几人。

 “少爷这是怎么了?”

 “·求·不·”所有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女佣“…”——————————

 “简琦緣你怎么成这样了!”

 “我成那样了?”

 简琦緣撇了撇嘴,拽下趴在她身上不但扯着她发丝的楚亦寒。

 “你头怎么了?”

 “破了!”

 “你头发呢?”

 “剪了!”

 说完简琦緣从自己的衣柜拿出自己衣服,走进了卫生间,换下从冷爵那里穿来的白色运动装,她得想个办法把衣服还回去,从今以后,什么冷爵,什么简琦珊,韩俊成,统统将会被她踢出自己世界。

 她只是一个从小被妈妈迫不得已放在彼岸花丛中的丫头,后来被简家当成了商业联姻的简琦緣。

 走出卫生间,简琦緣便看见靠在门框,好整以暇看着她的楚亦寒。

 “老实代,上一周的星期五下午,你匆匆忙忙的离开去了哪里?还有这香奈儿最新款运动装又是怎么回事?”楚亦寒扯过她怀中抱着运动装,挂在一手指上,在她面前晃着。

 “楚楚…”
上章 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