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
第25章
 眼看突袭不成,只好继续谈判。眼下看来,主要障碍就是在场的男村民们,一通讨价还价下来,最后以一条玉溪香烟成,拦亲的男村民们撤去后,李寡妇率领着妇女们顶到了最前面继续抱住那竹竿。

 “你看看我们这么多人,刚才这么点哪里够嘛!乡巴佬再来两箱!”李寡妇向刘俊要求道。

 “村花姐姐啊,你看这样好不好,刚才我们带来的都发完了,你先让我们进去,回头给你补上。”刘俊说完话就企图掀开竹竿往里钻,李寡妇及一干妇女拼命抵住,向里冲的男人们这时手脚就有些不干净了,顶向女人们的推一通,估计刘俊等人没怎么使劲,只想趁机揩油而已,因为拦亲的妇女中除了李寡妇,另外还有两个妇女姿也不错,否则凭这些女人根本就挡不住,李寡妇今天还穿着高跟鞋,要不是扶着竹竿,都不知道摔倒几回了。

 她身上被人揩油也是最多,最可恶的是那个刘上富,一直用手肘顶着李寡妇部,子都被扁了,李寡妇痛得龇牙咧嘴,不过此时可没功夫计较这事。刘俊等人占足了便宜后才退后了几步继续对峙。

 “谁信你就是傻子,乡巴佬快拿来,否则没门!”妇女们站稳脚跟后气吁吁地嚷嚷道。

 外面的人没办法,只好又买来一箱乡巴佬。妇女们抱着竹竿喊道:“一箱不够,一定要两箱!”刘俊却不管那么多,随便抓起两把撒向人群,人群瞬间就蹲下一片,站在前面的几个妇女也放开竹竿弯身去捡乡巴佬,这时刘俊等人就趁机移开竹竿往里突。

 “一箱都还没发完呢,不行不行!”等妇女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没有竹竿,哪里还挡得住往里冲的人。李寡妇位置比较居中,被撞得一股跌倒在地。我是一直在旁边看热闹,见李寡妇摔倒在地有被人踩的危险,我急忙冲上去将她扶起来。李寡妇额头上是汗水,手里还握着两只乡巴佬,对着我感激地笑了笑,说:“你快去抢乡巴佬啊!”新人进了门之后,暂时就没什么活动了,大家继续各忙各的。李寡妇是负责茶水的,她正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天灶台前一边烧火一边与旁边的妇女聊天,旁边放着很多热水瓶。李寡妇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紧身连衣裙、黑袜和白色高跟凉鞋,身形曼妙优雅,仿佛一个城里的贵妇体验乡村生活来了。

 村里有人办喜事,一般是全村每一户人家都会请一个人作为代表来吃饭,这叫普天同乐。晚宴进行时间较长,划拳劝酒,气氛热烈,到了新人向宾客敬酒时晚宴就达到了最高

 然后大部分村民就会散去,那些来帮忙的村民继续打扫卫生以及准备夜宵,一些中年宾客们这时就找地方赌博打麻将去了,吃喝足的年轻人就赶紧聚集到新房里去玩闹,新房空间有限,晚了就进不去,因为想参与闹房的年轻人太多了。

 闹房其实是教育的一种。俗话说:“新媳妇三天无大小。”入房后,不论男女长幼都可入房“看新媳妇”逗新娘,荤的、素的一起来,有意使原本羞羞答答的黄花闺女变成大大方方的泼媳妇。

 更重要的是,闹房时,众人要让新人做各种亲密的、隐讳的但是指向很明确的动作,把新娘子和新郎官的陌生感、羞涩感打消,为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做好铺垫。这是众人共同参与的“前戏”

 事实上,新郎刘大伟与新娘葛玲玲都不是处男处女,因为他们是奉子成婚,葛玲玲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并不需要大家帮忙教育,但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唯一让年轻人觉得有兴趣的闹房节目怎么少得了呢?

 此时房间里已经聚集了二十几个人,大部分为男,个个面红光,着酒气。除了大伟的一帮兄弟们,还有其他很多像我这样纯粹来看热闹的,以年轻人为主,最年长的就是老赖,这种事情每次都少不了他。房间涌进这么多人后就变得闷热起来,充汗酸味,但谁都不愿意离开。

 新娘伴娘等女眷穿戴整齐地坐在上,男人们大多坐在贴墙排列的凳子上,坐不下就直接坐地上,地上坐不下就站门口。

 房不是随便闹的,而是有一套比较通用的程,有些传统的节目都要走一遍。今天刘俊就担当节目主持人,他先在前清出一小片空间,然后郑重宣布房典礼正式开始,大家鼓掌!

 第一个节目“坦白恋爱经过”由新郎讲诉,新娘补充,并且由新郎新娘表演第一次约会情形。

 第二个节目“获奖感言”新郎新娘各自发表结婚感言,或许是酒的作用,程序式的一番表白却把新郎和新娘双双得泪眼婆娑。

 第三个节目“喝杯酒”喝法上与通常的杯酒不同,先由新郎将一口酒含在嘴里,然后嘴对嘴喂新娘喝下,接着新娘重复此动作,葛玲玲非常配合,节目进行得很顺利。

 第四个节目“爱的祝福”伴郎伴娘先进行自我介绍,然后表演才艺。那位帅气的短发美眉叫阿雅,她第一个展示歌喉,清唱了一首《甜蜜》,水平竟然颇高,大家报以热烈掌声。知情人士透,她是市里一家酒吧的驻唱歌手,而葛玲玲曾在那家酒吧做过公主,两人由老乡发展成为好姐妹。

 然后是那位丰的制服美眉表演,她叫钟丽,在镇上移动营业厅上班,难怪看着有点面。她也清唱了一首歌,说实话唱得真不怎么样。

 刘俊贼笑道:“钟美眉,你要受罚!两个原因,首先歌唱得不好,其次你今天穿了工作服来,参加我兄弟大伟的婚礼竟敢这么随便,大家说要不要罚她!”

 “要!”众人轰然回应道。

 “我这个虽然是工作服没错,但也是正装好不好!”钟丽辩解道。

 “反正穿工作服就是不对!有两种惩罚,你可以二选一,第一种是在地上翻跟斗,先前翻再后翻;第二种是掉衣服饶房间走一圈。你自己选吧!”

 “那我要在上翻。”

 “这可不行,是要给新郎新娘翻滚的,你一个人在上面翻来滚去算怎么回事?”大家轰笑。

 进了这个房间,主持人的权力就是最大,该不该罚,到底怎么罚,都是主持人说了算,抗议根本无效,若敢不配合,观众们首先就不答应,七手八脚地就摸上来了。相比较衣服,钟丽选择了翻跟斗,她体型丰健硕,目测168的身高120斤的体重。

 她先是了高跟鞋,双膝跪下,双手撑地,头也顶到了地面上,慢慢地翘起脸盆似的肥,这时紧绷的裙子自然就往上缩去,她没有穿丝袜,我刚好坐在她后位置,已经可以看到红内,还是蕾丝边的,她大腿壮,也肥,蕾丝内包得很紧实。由于距离近,除了内,连她大腿上的橘皮纹都看得一清二楚。

 “是红内哎,我听说女人穿红内代表旺盛。”坐在我旁边的刘上富大声地把他的所见所想说了出来,引来大家一阵轰笑。

 钟丽刚想做前翻的动作,一听大家笑她,立马了气瘫倒在地,回头气恼地对刘上富道:“你烦不烦啦!要你管啊!你再说我就不翻了。”

 “好,我不说了,你继续翻。”刘上富举手投降道。

 钟丽用手拉了拉裙子,继续翻跟斗,前后两个跟斗翻完,下面基本也被大家看光了,特别是后翻时,双腿不自觉就张开来。

 下面继续才艺表演,小萝莉登场,她叫葛佳佳,是新娘的外甥女,今年读初一,佳佳身体还没发育开,皮肤白皙,脸蛋长得很干净,是个美人胚子。她唱了一首梁静茹的歌,非常清脆悦耳,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下面是伴郎表演,伴娘3个,伴郎却只有一个,本来刘俊等人应该都要做伴郎的,但是做了伴郎就只能被别人整。

 最后,相对老实些的王启文就被推出来做了伴郎。王启文也是唱歌,客观地说,他唱得还是不错的,嗓音很好,不过没人帮他鼓掌,因为大家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
上章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