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
第23章
 我进入的时间刚刚好,李寡妇已经方便好了,正进行收尾动作,我的角度能看到她的侧身,只见她弓着身子撅着雪白的股,裙摆挂在上,内黑丝袜褪到大腿中段的位置,右手拿着纸巾在腿间擦拭,我推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她慌忙扔掉纸巾,迅速拉上内丝袜,也来不及整理就放下了裙摆,等做完这一切,她才转头向我看来。

 李寡妇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知道刚刚都被我看到了,脸上现出了一抹红晕,有些难为情地向我打招呼道:“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我刚才看到老赖在楼上望着这边,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就进来看看。”我一张嘴就把老赖出卖了,回头看了看老赖家阳台,只见他已经缩回了脖子,正以一个很正常的姿态眺望前方。

 “他不怕烂眼就让他看吧!”李寡妇一边恨恨地诅咒道,一边扭头往屋里走去。

 李寡妇家的粪缸好歹还是在自家院子里,其实还有很多人家的粪缸就埋在路边的,也没有什么遮挡,子曰非礼勿视,一般看到别人在方便的时候,过路行人眼睛都会自觉回避,至少不会盯着人家看,这才是礼貌的做法。淘气的小孩会去围观那些正在方便的大人们,大人们就恐吓他们,看别人光股眼睛就会烂掉。

 按这个说法,老赖的眼睛应该要烂出两个大窟窿才合理。

 “上次拿来的那些材料都好了吗?”我跟着进了她屋里。

 “还没呢,现在还不是很熟练。两个人一天只能好七八个。”屋里,李寡妇婆婆正在足球,看到我进来,对着我笑了笑就继续低头忙着手里的活。

 “要不,你到我诊所里帮忙算了。”

 “你要请我吗?”

 “对啊,我给你发工资。”

 “是吗?那该发多少呢?”

 “1000块,你看可以吗?”

 “我看可以的,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昨天晚上睡觉着凉了吗?”

 “你是不是以为我发神经噢?”

 “发神经倒不至于,我看看你有没有发高烧。”李寡妇说着就把手放到我额头上测试体温。

 “我现在很正常,没有半句昏话。”

 “我最多只会扫地抹桌子,你请我去做什么?”

 “简单的啦,你会认字就行了,很多人都是来买药的,而且要吃什么药他们大多自己心里有数,我一个人有时要走开一下就不大方便。”

 “你是在说真的吗?”

 “那还能有假。有时给人看妇女病,有个女人在场会好一点,正规医院都是这样的。”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答应了。你到时可不要反悔噢!”

 “行,今天就生效,你现在就到我那里去吧,先要熟悉一下。”

 “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刚刚在外面问你还说没事,突然又冒出了这么个事来,你到底有没有好好想过的?”

 “我当然想过的,我想这个事情想了好几天了,就是上次帮你去找活的时候开始想的。”

 “你不会是在同情我吧,我跟你讲,我有手有脚的,什么都不缺,没什么好同情的。”

 “这你就放心吧,我是真觉得你可以做这个事情。我那里现在还关着门呢,我们这就走吧。”

 “那好,我跟你去。”李寡妇是个爽快的人,当即就大大方方地和我一起回到了诊所。我让她先熟悉一下药品,为了配合她的工作,我把各种药品重新整理了一下,分门别类地摆放并贴上标签,比如感冒药、消炎药、高血药等等,药品的价格我也在盒子上标注出来。

 “这么多啊,看得我眼晕。”李寡妇对着琳琅目的药品直喊头疼。

 “君花姐,慢慢来,一下子记那么多当然会晕,你今天就先了解一下消炎药吧,看一下每一种消炎药的主治功能。”我不知不觉就改掉了对李寡妇的称呼,李寡妇大名李君花,以前我会叫她李姐或是绰号村花,那些称呼都显得生分,现在她成了我的员工,以后接触就多了当然要换个亲近些的称呼。“嗯,好的,这个柜子很脏了,上面都是灰尘,我先擦一下柜子吧。”

 “也好,你就随意吧。”李寡妇今天穿的是一条灰色连衣裙,很贴身的那种,把她的婀娜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有些不雅的是里面的内罩轮廓也很清晰地印了出来,好在内是那种高的大三角型,不至于特别人。李寡妇汗腺很发达,加上天气闷热,刚刚劳动了没一会,裙子上多处地方现出汗迹,包括后背、口、小腹及腋下。

 我估计她下也是汗涔涔了吧,只是包着内和丝袜,渗不出来而已。

 看着李寡妇在旁边忙忙碌碌,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以后就可以和这个大美人朝夕相处了,忧的是她可能会识破我的猥琐行径。一声叹息,管他那么多的呢,得过且过吧。

 “哎,你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嘛!”李寡妇用手背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侧头看着我说道。

 “君花姐,这不知情的还以为你是我的老板娘呢,我叹口气你也要管啊。”

 “不是管你,我还以为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了呢。”

 “没有没有,其实我是在感叹你做得太好了,这次请你过来真是太对了。你看,这些柜台从来就没这么干净过,你一来就变样了。”

 “那就好,反正话先跟你说明,虽然我年纪辈分比你大很多,但现在你是我老板,我哪里做的不对了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不用难为情。”

 “嗯嗯,该说我肯定会说的。”李寡妇给人感觉是有些气场的,她在人堆里总是那么醒目,一个是她身材高挑,二个是她美人。能够驱使这么一个女人帮我擦柜子,我就足了,哪里还会对她挑三拣四。我心里不止一次地提醒自己,以后找老婆一定要向李寡妇这个标准看齐。人活一辈子,得如此,夫复何求?她那两任老公虽说都短命些,但毕竟也和这个女人同共枕过不少时,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不是吗?

 晚上我把李寡妇来诊所上班的事情告诉了有些紧张地说道:“这个女人不吉利啊,她克死两任老公,命相硬得很。你这把她招来,可能会有凶险的!”

 “怎么会啊,我又不是娶她做老婆,只是叫她来帮忙,我一个人有时顾不过来。”

 “那你找个别人啊,干嘛非要找她啊,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商量一下。”

 “,她是不是以前惹到过你老人家啊?”

 “那倒没有,她也是个苦命人,这么多年来对公婆都很好,我们都看得到,只是你把她招到家里来就不好了。”

 “不是家里,那是上班的地方,没事的。”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但是人都已经招来了,马上辞退就太伤害感情,最后她老人家表示明天一早就帮我去庙里求香。

 自从李寡妇来诊所上班之后,没事就进来坐坐的男村民就多了起来,以前他们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大概是觉得诊所里有晦气吧。这下好了,有个美娇娘坐镇,晦气神马都不怕了。

 其中为首的就是老赖,这家伙没事就跑来逗李寡妇。对于我来说,看大家逗李寡妇,其实也蛮好玩的,生活多愉快!李寡妇见我并不反感村民来胡闹,她也就随便应付着。
上章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