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
第21章
 做足球其实很简单,从厂家拿来印有格纹的六边形复合皮,还有胆囊,这边主要就是制,坐着用膝盖抵住一个三角夹板将两片皮的边缘对准夹紧,然后用锥子扎小孔,继而两大铁针牵着尼龙线来回对穿而过,需要注意的就是格纹要对好,然后在快收口的时候放入胆囊就行。

 就这样,李寡妇成为我三舅的剥削对象之一。听三舅说,他收厂家是5元钱一个,散发给村里人做是4元一个,相当于每做一个他取一元。其实足球厂的量不是非常大,他们村里人就能完成,一般不发外村,只是因为我带李寡妇过去的,所以才分到一些。对此,李寡妇自然是心怀感激。

 回到村里的时候碰到乐乐姨娘了,她今天穿了一条蓬松的纱裙,感觉有了些女人味。

 “你们从哪回来啊?”乐乐姨娘主动向我们打招呼道。

 “我从一航舅舅家找点活干,足球,你反正也没事,要不要一起做啊。”李寡妇接话道。

 “哎,你怎么没来检查啊?”我话问道。

 “足球啊,这个我会啊,以前做过。”乐乐姨娘一边向李寡妇说着,一边向我挤眼,大概是让我不要说检查的事情。

 我假装不懂,继续问道:“等一下就检查吧,你这情况复杂的,时间过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倩啊,你怎么啦?”李寡妇问道。

 女人都是八卦的,自己的事情不想被别人知道,对别人的事情又充了好奇心。我不理会乐乐姨娘要杀人的眼神,继续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们得的是同一个毛病。”这回轮到李寡妇脸红了,我们两个还在电瓶车上没有下来,李寡妇在前我在后,她不动声地伸出手来在我右腿上使劲拧了一把,我在李寡妇这里是签过保密协议的,答应不跟别人说,结果还是说了出来。

 “哎哟喂!你拧我干啥啊。”我夸张地大叫一声。

 场面有些尴尬,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连忙跳下车来逃之夭夭。

 晚上,李寡妇把我的电瓶车送回来,抓住我又是一顿狠掐。

 “叫你不要说,你偏说,你再和别人说,我真的要对你不客气了。”

 “唉,我这是想着你们两个都是女人,又是一个毛病,所以才说的,你放心好了,她不会说的。”

 “我现在就是对你不放心!”她恨得牙,过了会又八卦地问道:“她也是道炎?”

 “嗯,其实她比你还复杂一点,还有道炎症。”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上次来检查已经有很多天了。”

 “村里还有谁得过这个毛病啊?”

 “这可多了,其他人我就不告诉你了。”我随口就瞎掰道,其实到目前为止村里就只有她和乐乐姨娘来过。

 李寡妇对我这句话还是比较相信的,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

 “反正你以后都不能和别人说我的事情,即使她和我得了同一个毛病也不能说。”

 “好啦,我不会说啦。现在给你检查一下吧。”

 “我今天还没洗澡。”

 “没事的,检查一下吧。”她今天没穿丝袜,翻上裙子,下内,躺倒后敞开双腿,出腿间狂野丛林。她没有洗澡,我就用镊子夹着棉花团沾酒给她清理外,她月经已经干净了,但是外分泌物还是多,白色棉花球很快就染成了黄,换了一团棉花给她清理会门,很快变青褐色了。

 “早上大便了?”

 “嗯。”“昨晚吃什么了。”

 “蔴糍。”

 “青蔴糍?”

 “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看喏!早上没擦干净。”我挑着脏兮兮的棉花团给她看。她脸色一红,没说话。

 “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每次大便后最好用布去擦,这样会很干净。能有效防止很多病菌感染。”拨开,翻开大小,看到里面的道口还有些红肿,但没有分泌物。

 “刚刚小便过吗?”

 “嗯,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拉过了。”

 “多少时间小便一次。”

 “一般两个钟头左右一次。”

 “痛不痛。”

 “嗯。”“最近多喝点水,一天要喝两热水瓶才行。”

 “嗯。”“我看了一下,保持得还不错,没有其他的感染,继续吃药,现在给你灌肠吧。”

 “能不能不灌了?”她小声说道。

 “怎么了?”

 “第一次灌了之后,肚子不是很舒服。”

 “那当时怎么不说?”

 “也还好,可以忍,就是有一点不舒服。”

 “这个是正常的,你是不是心疼钱啊?我给你优惠吧,5元一次。”

 “不是钱的事情。”

 “那是为什么?”

 “就觉得不好,反正我不想灌了,可以吗?”

 “这个你自己决定了就好,我只想说灌肠有助于治疗。”

 “没事,吃药就可以了。”

 “那好吧。”李寡妇不想灌肠了,她这个病估计会好得很快,以后接触她的机会可能会很少,心里有些失落。

 今天天气不错啊,诊所里来新客人了,这是一个,也叫女,出卖体为生,她叫刘秀丽,大概二十五六岁,家里姐妹四个,她排行老三,她父母一直想要一个男娃,怎奈肚皮不争气,每回都掉一个女娃出来。她妈光会生女娃也就算了,偏偏生得还不怎么样,除了这个刘秀丽,其他几个姿都非常一般。

 做女当然要有做女的本钱,这个刘秀丽的脸蛋身材还是对得起她这个名字的,如果要打分,脸蛋70分,身材85分。刘秀丽出道很早,在我对男女之事还懵懵懂懂的时候村里就疯传她在外面做皮生意,我估算了一下时间,她那时可能还未成年。

 刘秀丽今天的打扮倒也正常,牛仔热配白色T恤,她的头发没有烫染,在脑后扎了一个松垮的马尾辫,穿着打扮看不出来是女,但是她那看男人肆无忌惮的眼神就出卖了她,她此时正用这种放肆的眼神打量我,她应该算是真正的阅人无数,被她那探照灯一样的目光盯着,我感觉浑身不自在起来,有些搞不清楚此时此刻到底谁是谁的客人。

 “有没有青霉素和淋必治?”她嗓音略微有些沙哑。

 “淋必治没有,只有青霉素,你哪里不舒服?”我明知故问道,因为听她报出来的这两种药名,大概就是淋菌道炎。

 “我是道炎。”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就好像在说,我中午吃了红烧排骨。

 “是淋菌?”

 “是的,在医院看过了。”难怪她跑回家来了,原来是得了道炎,回家休养来了。她家老大老二和老四都已经嫁人了,也不怎么回娘家,因为她爸脾气不好,一直都把孩子当作出气包,轻则骂,重则打,父女间的情分自然也就冲淡了,只有这个老三,因为从小长得比姐妹们漂亮,就比较少挨打,后来听说女儿在外面做皮生意,她爸气得在村里扬言从此没有这个女儿。但是当女儿拎着大包小包口袋里揣着一沓厚厚的人民币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她爸话都没有了,又重新默认了这个女儿,顺带还默许了女儿的职业。

 “你是多久之前到医院检查的?”我继续问道。

 “一个星期前。怎么了哦?”“时间比较久了,因为这个道环境比较复杂,炎症比较容易并发,所以要重新检查一下。”老实说,我还没有见识过女的长什么样的,所以想见识一下。

 “你给我检查哦?”她目光扫了扫房间。

 “是的,我是专业的。”我推开检查室的小门,她随后就跟了进来。她看到我的检查,笑了笑道:“像模像样的哦。”
上章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