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
第01章
 我叫刘一航。今年20岁,身高175,体重130,非常普通的东方脸孔不帅也不难看,喜欢理个小平头,人看起来倒还精神的。

 我刚刚从技校毕业,学的是护理专业,正常来说应该可以成为一个男护士,但是我想自己在家开个诊所,治疗个头疼脑热感冒发烧的我还应付的过来。因为我老爸牛气的,一个建筑包工头,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不差钱,他托关系又钱的总算替我拿到了行医资格证书。于是我的小诊所就准备开张了。

 我本来还想直接开在家里算了,老妈死活不让,说诊所开在家里不吉利。只好另外选个地方,儿子办事业,老子当然鼎力支持。老爸真的很给力,专门帮我在村口大马路旁盖了一间小屋来作为我的办公场所。我联系了几个医药代表,进了些日常经常会用到的药品和设备仪器。一切简简单单的,干干净净,顺顺利利的。我的诊所正式开张啦,起了一个很阳光的名字——向诊所。

 诊所开张不好大张旗鼓,到处宣扬,会被人骂的。不过房子还在建的时候村里人就都知道了,甚至隔壁村的人也知道我们刘家村马上要开诊所啦。我开这个诊所不是没有原因,镇上有个人民医院,但感觉却不大像是为人民服务,医生护士态度很冷,收费又贵。我们村有上千号人口呢,隔壁村也有好些人,我想我开出这么一个亲切的诊所来,一定门庭若市。

 果然啊,大家都很赏脸,开张第一天就接待了三个本村的村民,一个手臂被开水烫伤,一个拉肚子,还有一个不看病,直接来买药的,降血的药。我收费当然低啦,三个人总共才收十几块,为了博得村民的好感,先做做好事吧。

 果然大家都直夸我能干心肠又好。慢慢我这个向诊所就被村里人认可了,大家有点小毛病都先来找我,我没法处理才会去医院,每天病号不少,有时一天能接待十几位。总的算起来,收入还可观的,第一个月底统计了一下,净收入两千多,比那些在上班的同学好多了。

 我看病有个原则,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来就直接推到镇上人民医院,绝不开药。那会害人害己的,砸了诊所招牌不说,把人耽误了就大事不妙啦,都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背不起那个罪名啊。就这样子,日子过得也很是悠闲,我在诊所里接了网线,没事的时候就上上网,玩玩斗地主。

 有一天中午,我在诊所里斗地主正。门口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看样子应该不是本村的,因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她进来以后看到我在玩游戏也不催我,就在一旁看着,我这边到了紧要关头,就只好先打完这一副牌。完了我问她什么情况,她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看她的样子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大概猜出一点情况,估计是妇科病,对着我这个年轻男医生不好说出口了。

 我仔细看了看她,中等个子,体型丰,身上的针织T恤衫和休闲显得有点裹身,前鼓鼓囊囊,齐耳的短发下是一张姣好的面孔,素面朝天,典型的良家妇女。

 这样的病人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我突然就生出一个龌龊的念头来,今天要掉她的子。

 我故作严肃的说:“你有什么症状要说清楚一些,我好对症下药。不用难为情的,我是医生,不会和别人讲话的。”她放开了些,说道:“就是下身得钻心肝,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说完,夹着双腿微微一扭股,仿佛为了证明她说的是实情。

 “什么时候开始起来的?”

 “到底什么时候也记不清了,很多日子了,一下好了一下又坏起来。”

 “之前去医院看过没有?”

 “还没有,用几个土方子试过,没什么用。”

 “怎么拖了那么久也不去医院看的?”

 “早前也不是很厉害的,就是稍微有一点,没几天又好了,这几天又得难熬了。”

 “你有没有用手去挠过?”

 “得厉害了就挠几下…”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看我。

 “手是带有病菌的,你用手去挠就会得更厉害。”

 “没有…我一般是隔着子去挠…”她一边解释一边用手在大腿外侧抓了一把。

 “有灼痛感吗?就是道里面火辣辣的痛?”

 “对,厉害起来是这样的。特别是拉水(撒)的时候,又又痛…”

 “你的情况已经是很严重了,一刻都不能耽误了,但是光听你描述我也不能确定,所以现在要给你检查一下。”

 “啊…怎么检查啊…”“你子躺到那上面去吧。”我指了一下检查

 瞬间,她的脸涨得通红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张检查,说是,其实就是一个不锈钢平台。

 “我听你说了症状就觉得已经很严重了,不能再拖下去,必须马上确诊并治疗,你放心吧,我是正规的医科学校毕业的,你这个对我来说只是小毛病。”我吹牛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

 “好吧,那就看看吧…”挣扎了几分钟之后,她好像下定了决心。

 房顶中间大梁上挂有厚重的窗帘布,拉起来就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半封闭空间,检查就放在里面,我叫她躺到上去,她有些不放心用商量的语气跟我说:“我这样子被人看到不好,要不你把外面的门关一下吧?”我点头答应了,来到外间关上大门,她才安心了些。我知道最关键的一刻来了,这个时候我必须表现得很自信很专业,这样才能赢得病人的信任。

 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有练习过妇科检查的整个程,拿橡胶模型练过手,但是像我们这种技校学生没有医院愿意让我们去实习。所以很多知识还是停留在书面上,今天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我豁出去了,估计眼前这个女人也没去医院进行过正规的检查,稍微出点差错也不怕被发现。

 看她还磨磨蹭蹭的,我就催她她说:“趁现在没人,你抓紧点。”她深了一口气,仿佛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终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缓缓地解下外,一只滚圆的紧裹着白色底的肥出来了,紧接着两条丰结实的大腿完全出,她先将子搁到一旁的椅子上,接着继续,在她弯的瞬间,深褐色的眼在我眼前晃了晃。这一瞬间我有些起,幸好穿着牛仔,否则可能就丑了。

 检查和一般的桌子差不多高,她先走到一侧将股坐上去,然后身体一旋两条腿并拢同时抬了上去,双手始终小心地捂着下腹部,她的脸有些涨红,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下体也真是难为她了。这张检查实在是太简陋了,仅仅是一张不锈钢而已,没有其他任何附件,更没有架腿的地方。唉,太不专业了,一定要去买一张专业的妇科检查

 眼前也只能将就了,我来到尾,让她将两腿屈起向两边分开,股尽量往前向我这边靠一点,这个姿势显然让她很难堪,她眼睛不敢看我,侧头盯着旁边的窗帘布。

 现在她整个下体已经暴在我眼前,腿间颜色较深,比较稀疏,主要分布在上,大表皮有些溃疡破皮,看来挠得比较厉害的,连着两边大腿都有些起皮。她的小比较肥大,呈深褐色,有水肿现象。虽然我早已经不是处男,但这么认真仔细的欣赏女人的下体还是第一次。

 接下来就是要给她检查了,一般妇科检查会做一个双合诊,就是道腹部联合检查,仔细一点的还要联合门检查。我还应该戴上一次的无菌橡胶手套,可是我现在没有手套。看着她有些溃疡的外,我决定先给她消毒,一般外消毒会用碘伏溶,因为没有刺,但是我眼下只有酒,只好将就了。

 用镊子夹住棉花团沾了些酒,先在她大上擦拭,一碰到破皮的地方,她就直哆嗦,不自觉地夹起腿来。我一边掰开她双腿一边叫她忍着点,继续按顺序清理她的,会门周围以及大腿。清理门时,棉花团变成青褐色了,看来她来之前应该有排便,但没有擦干净,这不怪她,人的门周围有很多褶皱,沾上大便是擦不干净的,只能用水才能清洗干净。

 我换了一团棉花继续给她清理,她之前觉得很,这时经过酒的刺,虽然很痛,但是也很,嘴里哼哼唧唧的。终于清理完毕,我用两个拇指分开她的大小道,只见里面有很多黄粘稠物。

 这是病变的白带,道壁有糜烂溃疡症状。这是典型的严重霉菌道炎。

 我本来还想继续探索她的道,但里面病变的白带让我有些不适应,算了,等她好一点的时候再说吧。用卫生纸稍微给她清理了一下,说:“可以了,你把子穿好吧。”她应了一声起身穿内,我看到她内的裆部很脏,可能很多天没换过了。
上章 妇科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下章